首页| 数码资讯| 旅游资讯| 女性话题| 农业信息| 电脑资讯| 汽车资讯| 戏剧歌舞| 校园资讯| 故事会| 美食资讯| 综艺频道| 财经理财| 更多

闪婚分集剧情详细介绍第6集

【发表时间:2020-06-27 19:52:11 来源:聊城网】

  金贝盛气凌人地找古丽还钱,被古峰拖走。两个人又为了买房子啊,钱的事情吵起来。

  古母正在为韩母上门吵架的事而心情阴郁的时候,古丽过来向母亲告状,韩金贝说自己讹她的钱,这些家庭琐事更加让古母愁绪满怀。

  为给小姨之子转学办手续,颜敏找教师韩俊生帮忙,事成后请韩俊生父子吃饭,颜敏看到小查理很喜欢,却不知其子小查理正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颜母妹妹告诉颜母秦建国来找她合伙做红木家具生意,找颜母商量。颜母劝她千万不要和他合作。

  韩俊生他们吃饭后再路上散步,碰到秦建国。秦建国不知道颜敏是自己的亲身女儿。颜敏也不知道他就是自己的父亲。互相打了个招呼,就各自走了。

  饭桌上,古丽气恼金贝说他们讹古峰的钱,古峰护着金贝。结果一家人闹的不欢而散。

  韩金贝回家向母亲开口借钱买房子,韩母不肯借钱给她,怀疑是古家借机要钱,打电话给古母羞辱她。古峰看到妈妈为了他的事而操心,觉得对不起妈妈,向古母道歉。古母说这都是闪婚惹的祸。

  韩俊生把颜敏送回家,颜敏觉得韩俊生为人不错,很有好感,答应了韩俊生下次约会的请求。小姨正好过来看见了。颜母叫颜敏一起去古家看小查理,颜敏心如刀割地说只要儿子能过得好,就不爽约去见儿子。颜母为了不让女儿记恨自己,就一人带着礼品区古家,准备要一张小查理的照片给女儿。

  老四跑来找古母,说古丽看上了韩俊生,要和他离婚。古母觉得这事再也不能瞒住老四了,就告诉他小查理是古峰的亲儿子。

  古父钓鱼回来碰到要出门接金贝的古峰,语重心长地说他对待婚姻太草率了,现在家里闹得鸡飞狗跳的都是闪婚惹下的。

  古丽要和老四离婚,老四不肯,说如果离婚的话,就告诉金贝小查理的事,让古丽大为光火。

  古峰去韩家接金贝回家,正碰到金贝出来,金贝让古峰去和韩母借钱,古峰不肯。金贝就哄他进去和父母打个招呼,古峰答应了。

  韩母到古家门口遇到古母,古母虽然不高兴待见她,但还是不失礼地请她进来说话。韩母说想要一张小查理的儿子。古丽找了一张有古峰和金贝、小查理的照片给了韩母。韩母拿着照片准备起身走的时候,古母叫住了她。(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颜敏怕古家为难要把孩子抱走。古丽说他们自有办法,说有话和她聊。古丽让颜敏不要出现在古峰面前,这样会影响古峰的生活。颜敏答应她,只要孩子能健康的成长,自己可以一辈子不见古峰。

  话说小两口在婚房里。金贝和古峰约法三章:一。夫妻间不可以玩捉迷藏的游戏,两人好合好散。二,钱各算各的。三,五年之内不要孩子。金贝说可以守着古峰一辈子。两个人甜蜜地过着洞房花烛夜。

  颜母的妹妹告诉颜母,碰到颜敏的亲生父亲,他竟然就是金贝的继父秦建国,当时秦建国只是个小木匠,后来和红木家具店的老板娘结婚了。颜母害怕女儿走自己的老路。

  古丽主动承担抚养义务,说孩子是弃婴,取名小查理,可丈夫老四不知隐情,执意不肯收养,要把孩子送到福利院去。两口子大打出手。

  颜敏心情郁闷,喝酒解愁。醉倒在路边,正好韩俊生路过,看到这个情景。就把喝醉了的颜敏送回家。颜母为了感谢他,执意要他留下被颜敏弄脏的外套,洗好了归还他。

  韩金贝他们回家看到老四的脸被抓伤了,问什么原因。老四向他们诉苦,并说绝对不收这个孩子。韩金贝为讨好婆家,要将孩子抱给了哥哥韩俊生。古母一听急了说不行。古丽赶忙说,不行,她不生孩子,就养这个小孩了,老四在门外听到后,推门进来,大吵。两口子又闹得不可开交。蒙在鼓里的古峰看到这个情况。抱着孩子就准备送给韩俊生。

  颜敏酒醒之后把韩俊生的衣服干洗后送还他。韩俊生劝慰她,以后就是天塌下来也不要喝酒。颜敏谢过韩俊生后转身走了。颜敏刚告别,韩俊生就接到妹妹电话,说是帮他领养了一个孩子。韩俊生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妈妈就是刚刚走掉的颜敏的儿子,而颜敏也毫不知情。

  古家老两口为了古峰的孩子被抱走,而揪心着。自己的孙子被人抱走了,十足地令古父母有口难言。

  古峰和金贝准备把孩子送到韩俊生那里在等出租车时。正好看到也在打出租车准备出国的颜敏。昔日的情人在这样的情景下远远对视了一下,就避开了目光。颜敏看到古峰抱着儿子,准备过去看一眼,被母亲拖上了车。而坐上了车的颜敏因为与儿子骨肉分离,而伤心欲绝。

  打那以后,小查理便成了韩俊生之子,五年过去了。小查理长大了。韩俊生多病的老婆也走了,韩俊生一人带着小查理过日子。

  古母一直想着把孩子抱回来。但是始终不能如愿。

  这几年来。金贝和古母一直磕磕碰碰的。古峰和韩家的关系也还是那么紧张。韩母找了古峰埋怨他花了韩家很多钱,韩母那种高姿态的样子,让古峰大为光火,说让他们自己看下,金贝的信用卡到底是用在哪了,有没有用在他们古家。(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金贝把自己不穿的衣服都下放给姑姐古丽。金贝的衣服古丽都不能穿,古丽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但是碍着面子只能假装很高兴地照单全收。

  颜母和妹妹路遇秦建国,秦建国挪揄了一下颜母是不是在国外混砸了。颜母对他不屑一顾,说以后不想见到他。

  古峰的闪婚进入了危险期,两家的矛盾一直持续。作为富家女的韩金贝,还没改掉富家女的特性,乱买东西,乱花钱。在婆家饭来张口的日子,还嫌嫌饭菜不好吃,拿来香蕉当主食,古母看不惯她的行为,拿走香蕉,婆媳大战骤然掀起。古母心疼儿子被丈母娘骂,又无能为力。只有看到孙子的照片才有点开心,但是又担心万一颜敏回来跟她要孩子。

  颜敏离婚后回国,颜母看她偷看儿子的照片,就骂她傻,自己害自己,把颜敏说得一文不值,被母亲戳到伤心处,颜敏只好泪往肚子里吞。

  金贝到古峰公司找他诉苦,说要搬出去住,古峰耐心地哄她,她还是不依不饶地说古峰是仇富心理。古峰一听脾气上来,和金贝吵起来了。金贝生气地要搬回了娘家。

  古丽带着小查理回家,古家老两口看到小查理高兴坏了。小查理看到金贝回家,就和她打招呼,金贝正在气头上,就把气撒在小查理身上。古母看到金贝这样对待自己的孙子,更加来火,和她理论。

  韩母让儿子韩俊生从学校里辞职回来帮自己公司的忙,原来韩母对自己的老公秦建国不怎么放心,经常调查他的开支。

  古峰无意间看到颜敏,颜敏急冲冲地没注意到颜敏。古峰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心里汹涌澎湃。

  金贝在家大吵大闹,说是在这家里做这做那的,手都有老皮的。古母听不进去,和她吵起来。古丽劝母亲为了小查理忍一忍。

  韩俊生来古家接小查理,古父提出要把孩子抱回来。可韩俊生不知隐情,说以后不要提这事了,他一直是孩子的爸爸。古丽嫌丈夫老四没出息,如同古家的上门女婿,一直想离婚,却暗恋上了韩俊生。

  小姨请颜敏为自己去请韩俊生帮儿子转学,颜敏不肯放下脸去求只有一面之缘的韩俊生,和颜母大吵一架。颜母气急败坏地说,颜敏是恨自己逼她离开古峰,逼她送走儿子才这样的,就准备去抱回小查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古母高兴地陪着小查理滑滑板,古峰回来了,古母对古峰抱怨金贝的种种行为,说怎么就不像他哥哥那样通情达理。金贝向哥哥抱怨古家各方面都小气,节省。古峰买了个大玩具哄金贝开心。韩俊生责怪古峰结婚五年了还没有处理好两家的关系,只想让妹妹过的开心点。

  颜母和妹妹果真来到古家家门口,看到古母正在和小查理高兴玩耍呢,想要上前去看看小查理,又怕挨骂。颜母看到小查理无忧无虑的样子心里愧疚也减轻了,放心地转身回家了。

  韩俊生要带小查理回家,向古母打招呼,金贝太任性了。

  颜母回家后告诉颜母到古家看孙子了,看到小查理过的挺好的,让颜敏放心,别老惦记着小查理,多关心关心自己。看到母亲这么关心自己,颜敏也向母亲道歉,自己的脾气不好。

  早上颜母看见儿子为媳妇洗衣服,又心疼又气愤,对古峰说了一大堆金贝的不是。老四起来看不见古丽,问古母古丽的去向。古母说小查理生病了。古丽去照顾他了。老四一听急了,说他们孤男寡女的在一起像什么样子,古母说他乱想什么呢。话音刚落,古丽气冲冲地推门进来,质问老四做什么生意,亏了五十万?老四赶紧解释,说出古峰替他还了那五十万。古丽一听更急,拿起扫帚就追着老四打。

  古丽气恼老四无用,提出要离婚。老四反驳她心里想着韩俊生。小两口吵得不可开交。古母听了更加心烦,朝他们发火,把五十万还了再离。

  韩母叫韩俊生回来去家具厂上班。秦建国不高兴韩母提防着自己。向韩俊生抱怨着自己辛苦地为了家具厂,连自己的孩子都没有要,韩母却什么都在防着他。

  老四打了古丽后又倒茶哄古丽,要古丽为自己生个孩子。古丽现实地说没有房子,车子,是不会为他生孩子的。两个人一言不合,又互相掐了起来。

  颜敏向颜母道歉,颜母也婆口婆心地劝她,自己出发点是好的,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变成这样了,让颜敏去看看儿子。颜敏说她已经答应了古家,不再和古峰、儿子见面,以后要朝前看。母女俩伤心地抱在一起。

  古峰去哄一直生闷气的金贝,但是任性的金贝开口闭口钱钱的,让古峰又火冒三丈,转身就走,金贝又赶紧拉着他。金贝向他撒娇要买房子出去住,古峰说钱借给别人了,金贝追着问借谁了,但是古峰闭口不说。两人在争闹中和好了。

  韩母破天荒地第一次来到古家门口,正碰到古母为了几毛的菜钱和人家争来争去,韩母盛气凌人的样子也惹得古母不高兴,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掐起来了。最后两人一拍两散。

  金贝到古丽屋里去追问古丽,老四是不是讹了古峰五十万。(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颜母拿着照片仔细端详着,看着照片里金贝的模样,眼红地说这个女人的模样俗。古丽回她,再俗也是个有钱人。颜母不甘示弱地顺着说,谁不爱钱啊,当时自己反对的没错,但是古峰赚了。颜敏亏了。话说到这,就起身准备走了。古母叫住她说,难听地话谁都会说,希望能理解她们的难处。颜母听了说只要孙子好,别无他求。临时时到底还是补了古丽一句,让她懂礼貌。古家父母愁眉苦脸地想着怎样才能抱回小查理。古母怪老四当初不愿意收留孩子,老四委屈地说,他们没把自己当成家人,没告诉自己实话,还说是为了古丽离婚做准备。古丽一听,火冒三丈,说早想离婚了,对老四太失望了。

  在韩家,当着父母的面,金贝故意在父母面前秀恩爱,韩母看了,反而生气地转身走了。韩俊生看到了也责怪妹妹几句,和古峰出去喝酒了。

  韩金贝看母亲那关不好过,就去找继父商量。秦建国说是怕他们婚姻过不到头。金贝反驳谁能保证能长久过一辈子,怕离婚,连家庭都不建设了吧。秦建国让金贝把古峰家房产做抵押就借钱。金贝说秦建国太现实了。秦建国趁机教训金贝,金贝有没有尊重过他吗?说他是看中了她妈妈家的家具厂。金贝赶紧道歉,秦建国语重心长地让她先学会尊重老人,借钱一分没有。

  颜母回来拿出照片给颜敏,颜敏一看照片上的男孩竟然就是韩俊生的儿子小查理,连忙问妈妈是不是弄错了。颜母说没错。颜敏赶紧打发走母亲,觉得里面有问题,想弄清到底哪方面出错了,就打电话给韩俊生要求见一面。颜敏思来想去,怎么也睡不着觉,起来决定去古家看个究竟。颜母进来劝她不要去古家。古家人不好对付,并且问她韩俊生送她回家的事,不同意他们来往,不想颜敏去当人家后妈。颜敏被母亲搞的心烦,说不去古家了,颜母这才作罢。

  古峰喝醉酒回家后,对爸妈说看见颜敏了,说自己一闭上眼睛就想起她,还说自己以后一定会有出息的。古母一听急了,拍打着儿子,说现在他是有家的人,不能再想她了。古峰悲怆地说自己婚都闪了,还能想谁,只是为了钱心里不痛快。说着说着就晕倒了。

  老四听到动静,讨好地告诉古丽,古峰还想着颜敏。古丽根本不领情,还是一口要离婚。老四死活不肯。

  颜敏到学校找韩俊生准备问小查理的事,还没开口呢,金贝跑过来,责问哥哥把古峰喝醉了,如果自己生下来的孩子不好,就让哥哥养着。颜敏听到这里,装作不知情的样子问韩俊生小查理不是他亲生的啊。金贝抢着说,小查理是古家捡的,他哥哥好心地收养的。颜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就告辞离开了。

  古母教训古丽不要再提离婚的事了,不要再瞎折腾了。古母刚走,古丽接到颜敏的电话,吓了一跳。

  古母提醒儿子不要再提颜敏,古峰敷衍他们已经忘了。

  颜敏责问古丽为什么要把孩子送人。古丽反问她对得起古峰吗?两个人牵扯着进了古家。古母看到颜敏吓了一跳,颜敏提出只要能要回儿子,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古家一家满腹愁肠

  小姨打听了韩俊生的家庭情况来告诉韩母,并说韩俊生为人各方面不错。韩母一听,动心了。

  古母责怪女儿为什么颜敏打电话时不告诉自己,古丽挤兑母亲,也没有把小查理抱回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古峰把衣服送给金贝,让她等自己赚钱付个首付,准备买房。金贝又提起古丽他们讹古峰的钱,古峰提醒她以后不许这么说。

  古家这时都在焦虑不安,不知道如何应对颜敏。古母一狠心,决定把事情告诉古峰,让老四叫回古峰。古峰往回赶的途中,正好碰到颜敏。昔日的情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多少有点尴尬,古峰说虽然他们没有做成夫妻,但颜敏在他的心中一样重要。颜敏听了很感动,问他还会想起她吗?古峰回答会。颜敏心潮澎湃,不知如何回答,只好说自己有事,转身走了。古峰对着颜敏的背影说自己的号码没有变,有什么需要就来找他。颜敏听了更加心如刀割。

  金贝回来后看见母亲在清点首饰,原来是怕被金贝倒腾到古家。韩母问金贝什么时候玩够,金贝说自己是认真的。但是韩母压根不信,让他们过不下去,离了算了。金贝说自己最近老不舒服,吃什么东西都觉得恶心韩母一听忙问她月事有多长时间没来了。金贝说2个月没来了。韩母说她确实缺心眼,赶紧去医院去检查。

  金贝打电话给古峰,让他去医院。医院确诊金贝怀孕了。古峰高兴坏了。

  颜敏回家看到小姨和母亲正在忙菜,问是什么回事。颜母说是请韩俊生过来吃饭。颜敏很奇怪母亲前后的态度怎么变得这么多。颜母说是打听了韩俊生的家境和人品。颜敏讽刺母亲就是看中人家的钱。颜母

  又控制不住自己数落颜敏。颜敏愤然离开了。

  古丽正在和母亲商量把小查理的事情告诉古峰是否得当时,老四过来说,古峰不回来吃饭,要带金贝去医院检查是否怀孕了。古母一听怔住了,不知道如何是好。赶紧找古父商量。古父让她什么都不管。古母却不能不管儿子。

  古丽要去找颜敏,颜敏正好过来古家。两人二话不合吵起来了。古丽

  告诉她弟媳妇怀孕了。颜敏一听更加来气,说非要今天把孩子抱走。

  韩俊生到颜敏家吃饭。颜母热情款待,说是他们有缘分。颜母直接告诉韩俊生,颜敏喜欢他,她只是试探下韩俊生是否喜欢颜敏。韩俊生

  当然兴奋激动地应允了。

  韩母知道金贝怀孕了,又要和古峰算账,要管古峰公司的帐。

  颜敏和古家坐在一起商谈小查理的事。古母把自己的苦衷告诉了颜敏。颜敏责怪他们只心疼古峰,只心疼韩金贝肚子里的孩子,并且说出了要嫁给韩俊生,做孩子的妈。说完就走,她这话无疑像一枚炸弹。古丽跑出来追上颜敏说韩俊生是自己的,颜敏反问她要搞婚外恋,古丽气极打了她一巴掌,正好古峰回来看见了,拉住姐姐问怎么回事。

  小姨急冲冲地来找颜母告诉她秦建国竟然是韩俊生和韩金贝的继父。颜母一听,晕了,觉得这关系怎么处。

  韩母语重心长地劝女儿要抓紧古峰的经济。

  颜敏回家,韩母因为秦建国的关系要打退堂鼓,就对女儿说不同意就算了。但是颜敏为了儿子一口答应了。这反而让颜母和小姨急了,不知道如何是好。(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颜母听了颜敏的话急了,说现在闪婚的人这么多,赶紧让妹妹找秦建国让他劝韩俊生不要和颜敏在一起。

  古母熬了鱼汤,原以为金贝怀孕了会回家,结果还是古峰一人回家。古母把满腹牢骚话都说给了古峰听。

  颜母约秦建国见面,两人叙旧后,颜母就直接进入正题,告诉颜敏就是秦建国的亲生女儿。秦建国大吃一惊,颜母要秦建国帮她。

  韩母因为女儿怀孕了,终于登了古母的门。不过这次态度有所不同,不是那么刻薄。韩母和古母两个人都对闪婚不能接受,但是现在已经这样了,决定好好相处。金贝进来看到她妈在这里,拖起妈妈说有事就走了。

  古峰约见颜敏,向她道歉。颜敏说不必了,祝福他,就转身离去。

  颜母回来和妹妹说起往事,自己的女儿居然和自己的经历一样,感慨万千。

  颜敏想儿子,就偷偷地去幼儿园看儿子。看着儿子欢快地奔跑着,颜敏又愧疚,又高兴。韩俊生来接儿子看到颜敏在这里,觉得奇怪,颜敏说是碰巧路过这里的。颜敏佩服韩俊生对不是自己亲生的儿子,比亲生的还亲。韩俊生不知情地说小查理的父母也够狠的,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也不能把自己的孩子扔了啊。颜敏也责怪自己够狠的。

  金贝把母亲拉回娘家,原来是古峰在这里准备和她商量房子的事情。韩母让他别租房,说他家的老房子值钱多了,别让古丽瓜分了,让他回去把房子过户过来。

  老四高兴地告诉古丽说有房子了。古丽刚刚高兴,老四说是借的朋友的房子,古丽又耷了下来。古丽气愤地告诉老四,韩母说她怎么不搬走,想霸占这套房子。古丽和老四终于达成共识,不能离婚,不能搬走,两口子像小孩过家家一样,又和好了。

  颜敏告诉韩俊生说她妈妈又后悔了。韩俊生陈恳地告诉颜敏自己是认真的。颜敏说自己再认真考虑考虑。

  古母把事情告诉当时没在家的古父,说这个亲家太难整了。正说着,古丽进来了,古母让她别打房子的主意,说房子是留给小查理的。古丽听了欲言又止。

  韩母看秦建国穿的西装革履的,怀疑他外面有人,秦建国让她管管自己儿子的婚事,不要老是没事怀疑自己。

  金贝带着古峰去见未来的嫂子。当古峰看到韩俊生的女朋友居然就是颜敏时,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但是当着众人面,两人都当做不认识,气氛有点尴尬。颜敏借口自己还有事,就提前走了。古峰也借口上卫生间追上颜敏,颜敏对着毫不知情的古峰也没说什么。

  古母心里感激颜敏到现在也没有把小查理的事告诉古峰,就让古丽买礼品,古丽和老四买来来还有一个月就过期的礼品,古母看了大为光火。

  金贝对古峰说颜敏看上韩俊生就是为了钱,感慨自己和古峰结婚地纯粹,古峰心里想着事,嘴里敷衍着金贝。(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颜敏反省自己对不起颜母,自己的生活是一团糟,后悔当时没听妈妈的话,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告诉颜母古家把自己的儿子当做弃婴送给别人了。颜母一听觉得不可能吧。颜敏愧痛不已地告诉她是真的。

  古峰和金贝回到古家大院,看到古父正要出去钓鱼,金贝就没心没肺地说大晚上出去钓鱼,不怕掉进鱼塘。古父正在为古峰的事情烦心,一听到金贝说是没头脑的话,就说是不想看见他们,头也不回地走了。韩金贝可不干了。又和古峰吵闹,要古峰抱自己进去。古峰对着刁蛮任性地金贝也没什么办法,只好抱着她进去。

  颜母因为小查理的事刚要准备找古家麻烦。开门一看,古母和古丽他们正在门外。颜母看到他们没给什么好脸色,咄咄逼人地问他们小查理的事。古母理亏地说这次来是想表达歉意的,颜母根本不领情,指责古母为了儿子把孙子当弃婴。古母提出和颜敏母女好好谈谈,颜敏来了。还向以前那样叫古母“妈”,颜母一听来气了,责骂女儿。古母指责颜母就是罪魁祸首,不然就没有现在这事。事态闹得这样,再也谈不下去了,古母被颜母赶走了。颜母因为颜敏叫古母“妈”十分气恼,又和颜敏大吵大闹了一顿。

  金贝回家看到家中空无一人,又大发雷霆。古峰赶紧哄她。金贝发嗲地要古峰喂她吃,古峰招架不住,只好投降。金贝说韩母等会就来了。古峰一听头又大了。

  韩母在古家门外碰到古母她们正回来,又提出让古丽他们搬出去住得了。古峰倒茶给韩母,韩母借机又说出了一大堆话。韩母拿出一个房子过户合同,让古母在上面签字。古丽听不进去,进来大吵,韩母拉着女儿说这家人太没教养了,起身就走了。

  颜母苦口婆心地劝女儿,不要再插手孩子的事。颜敏心痛地说,只有自己才心疼自己的孩子,一定要把孩子抱回来,谁劝也没有用。

  韩母教唆女儿不要回去了。由她出面和古家斗。

  古母教训女儿做事莽撞,叮嘱她不要惦记房子的事,古峰来向古母道歉,古母是有苦说不出,想要告诉古峰小查理的事,话到嘴边,又咽下了,古峰无可奈何地说,他和金贝在一起五年了,孩子又要出生了,没有回头路了,他会处理好的。古母心疼儿子因为闪婚而受苦,心里难受地泣不成声。

  韩母第二天又来到古家,古母借着说女儿的不是,其实在说韩母不讲道理。韩母当做没听到,说古峰厉害把自己都骗走了。古母一听她这样说儿子,也急了。两个亲家又掐了起来,韩母承认自己说错了,要帮古母扫地,古母赶紧抢了下来,让她进屋。

  古峰碰到韩俊生告诉他韩母去古家了,叫古母把房子过户在他的名下,说就是离婚了,也不会这样做,请韩俊生帮自己劝下韩母。

  韩母在古家拿着相机在古家四合院里四处拍照。看到老四就又说他们在家多余。古母一听又来火了,说就韩母多余,让她们走人,韩母一点也不生气,说让老四打古峰借给他五十万的借条。(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颜母劝颜敏好好想想,颜敏对颜母说现在只有两条路。一,让古家把孩子送回来。二跟韩俊生结婚。颜母对她倔强的性格也没有办法。

  颜敏在门口碰到来送礼的古丽,两人一言不合,就吵起来了,互不相让。

  韩母拉住正想要溜的古父,和他商谈起过户房子的事,古父挡不住面子只好做下来和她谈,古母进来解了古父的围。古母和韩母你一言我一语地互不相让的又掐起来了。韩母没法再说下去,起身走了。老四真的把欠条写了给韩母,被古母硬从她兜里抢了过来。

  古丽来颜母家送礼,颜母义正言辞地让他们把小查理抱回古家,不然事情闹大了,事情不好看。古丽气愤地说,会把这话带到的,东西一丢,就走了。

  古峰找颜敏,问她就那么想做他嫂子,不觉得这样的关系别扭,颜敏说和古峰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是因为古家人做的不够好,所以才这样的。古峰诧异地追问古家人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有事瞒着他。颜敏话里带话地让他自己去问家人,转身就走,留下一头雾水的古峰。

  送货地抱着金贝网购的八千多的奢侈品让老四付账,老四不服,打电话给金贝,金贝反说老四抠门,还欠她们五十万,就应该他付钱。

  古丽小心翼翼地来韩家找韩母为什么炒她鱿鱼,精明的韩母说不知道这个事,还语带讽刺地说养一个闲人没什么问题,不就一个月几千块的事吗?古丽一听这话不高兴了,转身走了。

  老四对古峰说起金贝网购的事,说金贝太不好养活了。古母也看不过眼,说你们就奢侈了。让韩金贝只要不惦记着古家的房子就谢天谢地了。

  韩俊生带着礼品和颜敏一起来颜家,颜母不想她们在一起,就想出一个办法。教师怕俗,就俗给他看,让他反感。四人一起打麻将,颜母就说以后家里的活就全是韩俊生做,说别指望颜敏当什么好后妈,颜敏知道母亲的意思,就顺着妈妈的话说她妈在吓唬她。韩俊生看到她们母女这样云里雾里地不知道怎么回事,颜敏解释说她们是在开玩笑。

  古丽在韩母家受了满肚委屈回家向母亲哭诉。母亲教训她没有白占的便宜。

  古峰找来金贝,把她网购的包带给她,让她妈妈有什么事冲着他来,不要对付他姐姐。金贝却觉得自己够好了,让他知足。

  古母为古峰的两个女人,两个女人的妈烦心地找古父商量。古父让她不要管,老俩口也斗起嘴来。

  韩俊生觉得颜母的态度前后变了,但是能理解两个家庭在一起会有许多问题,告诉颜敏自己妹妹闪婚后存在的问题,碰巧古峰打电话过来说又吵架了。韩俊生就叫她陪自己一起去。古峰看到颜敏觉得别扭。

  金贝来找老四责难,说他欠古峰五十万,为她垫八千多的包是应该的,古丽跳起来,指责金贝在他们家算老几。古母过来劝阻了他们,说金贝脑子里一片浆糊,让她赶紧回娘家去,金贝蛮横地说偏不回去。

  古丽要老四把钱要回来,古母看到了说,那钱她给古丽。古丽赶紧解释她不是那个意思,古母说自己心里有一本帐。

  金贝搬来韩母,替她出头。

  韩母找来秦建国拆撒颜敏他们,秦建国说了一个字“难”。(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颜敏叫韩俊生先走,古峰凭着对颜敏的了解,觉得颜敏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他,颜敏否认了。颜敏问他当时为什么那么快闪婚,古峰告诉她当时是自己破罐子破摔,一时冲动。颜敏回答他不信,说他过的好好的。古峰有苦说不出。此时颜母回来了,看到古峰讽刺了他一番。

  韩母到古家来示威,古丽闯进来大吵,韩母拿出一万块钱往桌上一扔,说够不够,不够家里还有,起身走了。古母也嫌古丽丢人,给古丽立个规矩,以后家里有人不许随便闯进来。古母把钱还给韩母,说人穷志不穷。

  小查理说喜欢颜敏阿姨,韩俊生试探地问他,颜敏给他做妈妈,行不行,小查理高兴地说喜欢。韩俊生看到小查理和颜敏想出不错很高兴。

  颜母担心颜敏和古峰牵扯不清。颜敏解释说,什么男人都自己都不重要,只要跟儿子在一起就可以了。颜母劝女儿不要死心眼,颜敏愤愤地说,孩子不和自己的妈妈在一起就是可怜

  秦建国找韩俊生聊天,说他和颜敏没有夫妻相,说颜敏大姑娘凭什么嫁给他呢。正说着韩母从古家回来,怒气冲冲地说是古家的不是,要和古母对着干,干到底。

  古母发信息让儿子回来,数落金贝的不是,古峰说要搬出去独住,金贝进来蛮横地说,谁帮她洗衣,做饭,谁带孩子,坚决不搬。古峰脸冷下来让她回屋说。古母看到金贝把她当做保姆样使唤,心情阴郁。

  颜敏告诉母亲自己是铁了心要抱回孩子。颜母劝她不要走自己的老路。颜敏说只有和儿子在一起活着才有意义。颜母伤心地责问女儿,自己算什么,说女儿一直狠着自己。颜敏承认了,颜母气极打了女儿一个耳光,颜敏拿起水果刀,当着母亲的面割脉自杀,被送往医院。

  古峰指责金贝做得太过分了。金贝蛮横地说不要以古家的儿媳妇来衡量自己,看着金贝不可理喻地样子,古峰头疼不已。

  颜母看着苍白的女儿,伤心不已,而颜敏像着了魔似的,还一直在说一定要把孩子抱回来。

  老四因为赌钱被抓起来了,古母不准古峰去捞他,让他多受点教育。

  小姨给韩母出主意,让她把这件事告诉古峰,也不让他有好日子过。

  古峰去接老四出来,让无所事事的老四到自己的公司去做事。古丽嫌他丢人现眼,老四说把他逼急了,就把什么事都说出来。古丽气的打了他一巴掌,古峰起了疑心问姐姐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古丽搪塞过去。

  颜母来到古家告诉古母,颜敏割腕了,是对古峰的一种爱意,古峰把颜敏害惨了。古母

  指责是她把古家害惨了。俩个前亲家为了之前的纠葛,吵个不休。古父回来打圆场,颜母扔下不把孩子抱回古家,就把这事告诉古峰这句话,就走了。留下古家老夫妻在那里争吵。

  颜敏去幼儿园看小查理,遇到老四和古丽。老四出了个主意给颜敏,让颜敏找韩俊生说她是小查理的妈,编个理由说自己万般无奈地把孩子放到古家的门口。颜敏听了,心里思量着。

  金贝穿着睡衣出来吃早饭,古母看不过眼说了两句,金贝拿出一万元扔在桌上,让古母买点鱼皮豆腐汤,给自己大补。古母看着这样的儿媳妇哭笑不得。

  古峰得知颜敏割腕了,很震惊。(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颜敏找来韩俊生,说自己割腕了,韩俊生问为什么啊,颜敏说小查理是自己的儿子,韩俊生震惊了,问到底是怎么回事。颜敏告诉她自己被人骗了,生了儿子,放在古家门口。韩俊生问那个骗子去哪了,颜敏骗他,那个男人已经死了。韩俊生反问颜敏,她和自己在一起,是为了儿子,那他在她心里算什么啊。

  颜母约见古峰,告诉古峰小查理是他跟颜敏的亲生儿子。古峰呆了,颜母告诉他事情的原原本本。古峰答应她,一定会把孩子抱回来。

  古母喋喋不休地对着古父说着金贝的任性,老四和古丽回来了。古父大声地教训老四整天无所事事。金贝站在院子里说自己怀了宝宝,古家人怎么那么俗气啊。古母一听这话。坐不住了,回金贝,她才俗呢。

  韩俊生生气颜敏骗自己,颜敏说不想骗他,如果原谅她,那他们就还在一起,如果不原谅她就把小查理还给她。

  古丽告诉古母,老四教颜敏抱回自己孩子的事,古母一听觉得头又大了。古母把一万元钱还给金贝,说不稀罕她的钱。让她别忘了她是自己主动到古家的,不是古家请她的。金贝生气的把钱扔给古丽,叫古丽照顾自己。古丽见钱眼开,喜出望外,忙讨好地帮金贝按摩。金贝打电话向娘家搬救兵。

  韩俊生劝母亲不要插手金贝的事,韩母说,就看不惯古峰,她不出面,金贝根本就斗不过古家。

  金贝刚出门,古峰就回家了,古家一家正在吃饭。古峰问古母小查理的事,大家都怔住了,古母承认了。古峰发火他们为什么不告诉他,古母更来火,自己一家为了他的事,担心受怕地,还看他老婆脸色过日子,古峰居然还责怪他们。古峰生气地摔了酒瓶就走了。古丽火爆脾气也上来了,觉得颜家不讲信用,怒火中烧地去找他们,老四去追她了。好好的一桌饭,就这样被破坏了。

  金贝到古峰公司找古峰,古峰不在,金贝从员工嘴里得知,古峰为了一个割腕叫小敏的女人出去了。

  颜母对颜敏坦白了,自己去找古峰,告诉古峰有个儿子的事,这次颜敏没有责怪母亲,反而赞同母亲的看法,觉得自己以前太傻,让母亲放心,自己以后好好过。

  任性的金贝回来向母亲诉苦,说古家全家人全都不关心她,只有古丽收了她一万块,答应照顾她。韩母一听要找古家算账,说古家凭什么拿自己女儿的一万块钱。韩俊生好心好意地劝妹妹以后不要把婆家的事带回来说。没头脑的金贝反而觉得哥哥不帮着自己,反而帮着外人说话。韩母说当时看他们不过户,就知道不好相处,前往古家兴师问罪去了。

  古母正在伤心,为了古峰心都寒了。老四赶来说古丽去找颜敏闹去了。古家老夫妻被这些事情弄得头昏了。古母决定找古峰把事情谈开,古峰不理解古母的用心良苦,古母气的也不想再管了。

  古丽闯进颜敏家破口大骂,问颜敏还要不要脸,是不是要勾引古峰。颜敏还击,古峰既然是小查理的爸爸,为什么不让他知道。古丽甩手给了颜敏一个耳光。颜母气急了,责问古丽凭什么打自己的女儿。古丽打完人走了。颜敏也暗暗发誓和古家没完。

  古峰朝古母发火,说他们那时那样对自己,现在自己连死的心都有了。古父气的冲进来,让古峰去死,古母把老伴推出门外,伤心地对古峰说,他们也是为了古峰好,随便古峰想怎样。古家老夫妻为了古峰的事情也寒心透了,正在唉声叹气地。金贝和她妈兴师问罪来了、说古丽拿了金贝的一万元。古母听了说等古丽回来就让她立即还钱。韩母又把话转到了过户的事。古母把话又转回来,说只谈一万元的事。这时候,古峰进来,让金贝回娘家住。(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两亲家正在斗着嘴,古峰进来,让金贝回娘家住。并且义正言辞地说,要么和金贝租房住,不可能让父母过户的。韩母看古峰这样,气的拉起金贝就走。

  韩母气呼呼地回家,让韩俊生辞职去家具厂上班。韩俊生问为什么啊,金贝口无遮拦地说母亲怕秦建国有外遇啊。韩俊生说不会辞职,已经申请去支教了。金贝在旁插嘴正好让她自己去管理公司。韩母根本看不上金贝,说金贝智商太低。

  颜母请来古峰,向他投诉古丽到她家撒泼闹事的事。威逼着古峰赶紧把孩子抱回来。不然颜敏就嫁给韩俊生了。

  韩母撮合金贝劝古峰把房子过户后,就让古峰进自己的公司。金贝一听,就兴高采烈地拿着房产过户合同去找古峰了。

  颜敏找韩俊生给她一个明确态度,到底是选择她,还是把孩子还给她。韩俊生深思熟虑地说出了和颜敏结婚,这大大出乎颜敏的意外,她原来只想把孩子要回来,就行了。没想到韩俊生一点也不介意她的过去,心里感动万分。韩俊生还深情地说,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吧。这更让颜敏羞愧难言。

  饭桌上古母怪金贝什么事都回去告诉母亲,金贝忍住性子没吱声。古母让古丽把钱还给金贝。古丽没好气地说好,她的钱烫手,这句话激怒了金贝,重重地丢下饭碗,不吃了,说是被气饱了。古母恼火女儿什么事都在里面搅乱。

  韩俊生送颜敏到家门口,颜敏说自己配不上韩俊生,求他把小查理还给她,韩俊生让她好好想想结婚的事。韩俊生前脚走,古峰后脚出来,责问颜敏为什么不告诉他孩子的事。颜敏说已经告诉韩俊生自己是孩子的生母,没说出古峰是孩子的父亲。古峰觉得要和颜敏好好谈谈。

  古丽拿着一万元钱还给金贝。金贝说她正说服妈妈让古峰去管理家具厂,要古丽配合她。古丽一听,又心动了。

  韩母催促韩俊生把颜敏带回来让她过过关。

  古丽拿着房产过户合同,让母亲签字,说是韩母说了,只要过户成功了。那个家具厂就是古峰的了。并说出了韩俊生要去援教了。古母一听韩俊生要去援教。觉得这是一个可以要回小查理的机会,古丽毛遂自荐地去找韩俊生谈要回小查理的事。

  颜敏酒后吐真言,说没有一天忘掉古峰,期待一家三口团圆的日子。现在却想有把刀,把古家人都杀了。古峰听了颜敏的话,觉得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单纯的颜敏了。

  古母拿着房产过户合同,找金贝责问韩母到底想干什么。并当着金贝的面撕了房产过户合同。

  韩俊生和小查理回家,古丽和老四找到韩俊生说他要去援教,他们收养小查理。韩俊生义正言辞地说自己就是小查理的爸爸。让他们以后不要再谈这个事。

  古峰扶着喝醉了的颜敏回家。颜母关心她,颜敏借着酒数落妈妈脑子里只有钱。要不是颜母当初反对,颜敏和古峰现在一家三口就在一起了。颜母悲怆地让古峰走,古峰看着

  颜家母女伤心欲绝的样子,心里也忧愁满腹。

  古母端着鱼皮豆腐汤给金贝喝。金贝问她怎么找古峰都找不到。古母说求金贝一件事,让她哥哥把孩子还给古家。金贝奇怪古家怎么老盯着孩子,不知道其中的隐情,以为古母怕麻烦她哥哥呢,拍着胸脯说。小查理是他哥哥的命。谁都带不走的。古母听了很是失望,有口难言。

  古母看古峰到现在不回来。手机也打不通。担心古峰和颜敏搞在一起。

  颜敏觉得古峰抱回孩子的可能性不大,思虑是不是嫁给韩俊生,只有这样就可以和孩子在一起了、而且韩俊生为人各方面都不错。

  古丽讨好地为金贝打来洗脚水,金贝问起古丽为什么古峰电话打不通。古丽心虚地说可能是没电了。金贝口无遮拦的话,让古丽听了不高兴,但是又不便发作。

  古峰回来了,金贝追问他那个割腕小敏是谁了,古峰搪塞她是打错电话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金贝不依不饶地缠住古峰追问,古峰随手把她一推,金贝倒在床上,捂着肚子。古母听到动静赶紧把金贝送进医院。

  这事传到韩母耳朵里,就被说成古家骗不到钱,就毒打了金贝,害她差点流产。韩母急冲冲地去找古家算帐,韩俊生阻止不住,只好跟着她去。

  古峰告诉母亲,颜敏已经和韩俊生说了自己是小查理的亲生母亲,但是没说小查理的父亲是谁。古母一听坏了。这事又搞复杂了。赶紧让古峰打电话约颜敏见面。

  古母小心翼翼地伺候着金贝,金贝却嫌西嫌东的,让古峰回来照顾她。古母陪着笑脸哄她,古丽进来问什么事,金贝拿着脏衣服让古丽去洗,并指使古母给自己拿床毯子。

  古峰告诉颜敏,昨天金贝差点流产,所以还没和金贝说。颜敏一听,觉得古峰心里只有他老婆,心里嫉恨。对古峰说以后各走各的。

  金贝看见母亲来,就委屈地说古峰对她动手。古母赶紧解释,韩母压根不听。说古峰有暴力倾向。古母听不得韩母说自己儿子的不是,两亲家母又拌起嘴来。韩金贝却像没事人似的打电话给韩俊生要他过来看她。

  古峰拉着老四和颜母吃饭,突然想起来金贝找自己有事,就叫老四去陪颜母。老四只得硬着头皮去陪难缠的颜母吃饭,没一会,古丽也来了。

  颜敏答应韩俊生决定和他交往。韩俊生听了高兴坏了。

  古母让古丽打电话给古峰让他现在不要回来,古丽说打不通古峰的电话。韩俊生带着小查理和颜敏在去古家路上时。金贝打来电话叫他买点东西。颜敏就带着小查理先去古家。

  古峰买了只老母鸡回来了给金贝补身体。韩母数落古峰的不是。古母心疼儿子,帮着儿子说话。两个母亲又闹得不愉快。吵得不可开交。韩母吵不过古母,就愤愤走了。

  颜敏带着小查理来到古家门口,正好碰到韩母从里面出来。韩母得知她就是韩俊生的女朋友,看她这么年轻漂亮,心里怀疑她怎么会看上儿子的。就直粗粗地问颜敏图韩俊生什么,说家里有钱跟韩俊生没什么关系,还说韩俊生上一个老婆生病,韩俊生到现在欠了一身债。颜敏说不是因为韩俊生的钱。韩母不信,拉着颜敏去咖啡店详谈。

  古峰向金贝小心地赔不是,金贝得理不让人地又问他,小敏是谁。古峰哄她说是打错电话了。金贝威胁他说,如果让她逮住了,就挺着大肚子跳楼。

  韩母找回韩俊生,说颜敏不行,太有心计,是看中他的钱。韩俊生不相信颜敏是这样的人,韩母一口回绝地说韩俊生的婚姻由她做主。母亲的霸道让韩俊生满腹愁肠,不知他和颜敏到底能不能走到一起。

  颜敏带着小查理来到古家。古母看到了,让小查理先进去,她和颜敏在门口针锋相对。颜敏说是来看金贝的,准备当金贝和古峰的嫂子,这句话气的古母够呛。打电话给正陪着颜母吃饭的古丽,让她回来帮忙处理家里的事情。(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古峰回到自己的房间叫金贝起床。小查理正好也在。古峰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叫自己小姑父,百感交集,心里说不出啥滋味。他抱着儿子仔细地端详着,颜敏推门进来。金贝看见未来的嫂子来了,向她诉苦,古峰看着自己的两个女人在聊天,有点尴尬,找个理由抱着小查理出去玩了。

  古丽和老四吃完饭让颜母自己付饭钱,他们出来后碰到韩俊生。古丽看到韩俊生两眼发光,老四搂住她,扮恩爱。

  古母弄不懂颜敏的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觉得家里的事越来越烦心,索性什么都不管了。

  那里颜敏陪着金贝聊着天呢,金贝无意看到颜敏手腕那里扎了个手帕,就问她手怎么了。颜敏不知道金贝正为了什么小敏,什么割腕的事和古峰闹别扭呢,就实话实说地告诉了她。金贝看到她的手割腕,又叫颜敏,就联想到找古峰的那个女人。她不经大脑地问颜敏昨天是否打电话给古峰。颜敏一惊,否认了。

  古峰跑到家门口打电话让颜敏出来。颜敏根本不理她。金贝对颜敏的身份起疑心了,她问颜敏看上韩俊生什么了。是不是看她有钱。颜敏反问金贝,如果不是金贝有钱,古峰会和她闪婚吗?金贝陷入深思。

  颜母叫来韩俊生来到饭店。极力劝阻韩俊生和自己的女儿分手。韩俊生真诚地说不会抛弃小查理的。

  古峰叫出颜敏,指责她不应该在古家闹事。颜敏也满肚委屈地说不是为了儿子,也不会这样。两个昔日的情人闹得不欢而散。

  金贝追问古峰那个割腕的小敏是不是这个割腕的颜敏,古峰让她别多想了。

  颜敏把孩子扔在古家,出门碰到古丽和老四回来,古丽和颜敏二话不和,互相掐起来了。

  金贝到古母那里打探,古峰结婚之前有没有谈过什么女朋友,古母让她自己去闻古峰。小查理不小心烫伤了脚,古父赶紧背着小查理去医院。

  韩俊生寻思自己的妈妈不好对付,就想把生米煮成熟饭,提出了和颜敏把结婚证领了。颜敏不想因为孩子,韩俊生和自己结婚,让韩俊生把儿子还给自己。韩俊生说自己永远是孩子的爸爸,谁也别想夺走他。

  古母责怪古父出去买菜也不说下,搞得小查理脚烫伤了。古峰得知后赶回来也责怪古父,古父本身就内疚自己没看好孩子,看大家都责怪自己,也很恼火。气的要打古峰,说还有脸怪他。金贝很奇怪古父的态度。

  颜敏思前想后决定为了得到儿子,赌气古峰能闪婚,她也能闪婚。她决定和韩俊生闪婚。

  金贝得知哥哥要结婚了。就把这个消息告诉古峰,看古峰的反应,古峰装作不关自己事的样子,等金贝一出去,就赶紧打电话给颜敏,让她不要把事情搞复杂。

  古母从金贝嘴里得知颜敏和韩俊生真的结婚了,心里乱七八糟地让老四把古丽叫起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颜敏和韩俊生去婚姻登记处登记结婚证。婚姻登记处的大妈一眼认出了颜敏,她就讲了颜敏和古峰的故事给韩俊生听,颜敏知道她是在说自己,不高兴了,发个脾气转身出去了。婚姻登记处的大妈看到颜敏不高兴了。赶紧盖了大章。就这样韩俊生和颜敏也闪婚了。

  老四得知后,赶紧告诉古丽,两口子又闹起来了。古丽嫌老四无所事事。老四理直气壮地说就是做么事都要有本钱。古丽想想也对。给了他两万块钱做本钱。老四拿着钱,屁颠屁颠地出去了。

  金贝和古家老夫妻在桌上吃饭。金贝奇怪今天气氛怎么这么怪、

  颜母告诉秦建国韩俊生和颜敏已经去结婚登记了。秦建国知道颜母多年来的不易,说要补偿她。颜母让他好好保护好女儿就可以了。

  颜母去公司找古峰,古峰朝颜母大发其火。颜母不甘示弱地警告既然颜敏选了这条路,就不准古峰去破坏。

  韩俊生夫妇回到韩家,韩母是冷言冷语的。

  颜母又去老古家,看望小查理。古母有气没地方发。就发在女儿古丽身上,抱怨都是生的这些儿女惹的祸。颜母求古家既然颜敏已经结婚了。就不要说不该说的话。

  金贝回娘家祝贺哥哥结婚了,告诉他们小查理不在意脚被烫伤了。颜敏一听急了。连忙赶往古家。去之前打电话责问古峰怎么看管孩子的。古峰也不厌其烦。

  颜敏在古家门口碰到古丽。两个人互相指责对方的过错,古丽火爆脾气上来摔了颜敏一个耳光。颜敏不甘示弱地打回了过去。说自己不是那么好欺负的。颜敏小心翼翼地帮儿子上药。古母来照顾小查理,颜敏以为古家不关心小查理,对古母大吵。小查理叫了颜敏一声妈妈,让颜敏泪流满面。

  古丽跑到颜敏家找茬,却被强悍地颜母赶了出去。

  颜敏从古家出来,碰到要看望孩子的韩俊生。颜敏告诉他孩子睡觉了,让他明天来。韩俊生觉得她很善解人意,两人相拥在一起。被回家的古峰看见了。觉得很别扭。

  古丽气不过,又去找金贝,在金贝面前说颜敏的坏话。老四打来电话说做生意赔了。古丽气晕了。

  颜敏看着熟睡的儿子,以前的种种情景在眼前浮现。古父进来苦口婆心的劝颜敏把孩子抱回家养伤。(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颜敏根本不理解古家的难处,她只知道自己的孩子成了弃婴,对古父的话根本没听进去。

  古丽找到老四,看见老四正在火锅店了大吃大喝,看了心烦,对着老四发了一大堆牢骚,起身就走。

  古峰问颜敏到底要干嘛。颜敏打了古峰一耳光说就是要让古家不痛快,谁让他们把小查理当作弃婴了,怨恨古峰为了钱和富家女结婚。古峰是有口难言。

  古母警告颜敏说,他们只欠小查理的,不欠颜敏的,让颜敏不要把古峰兜出来。颜敏说自己没有那么卑鄙。

  颜母让韩俊生把两家人撮合在一起聚聚。秦建国打电话过来、让颜母接电话,当着韩俊生的面。颜母装作不认识他,客套地和他说着门面话。连妹妹都佩服姐姐的应变人力。

  古母求女儿古丽不要再搅在颜敏的事里面,只有颜敏释怀了,这事才算过去。

  金贝受古丽的挑拨,让哥哥管管颜敏,说颜敏都管上自己婆家人了让颜敏小心点。

  老四喝的醉醺醺地回到古家,看见古丽落寞地在古家门外。古丽看到老四不争气地样子,气的没让他进去。

  古母掏心挖肺的一席话,让颜敏感到做母亲的不易,觉得是不是自己做错了,让古峰和自己一起走。

  颜敏看见老四一人在门外抽闷烟,就邀请老四和自己一起做书吧生意,老四谢绝了她的好意。

  颜母劝告女儿可以是为了儿子而嫁给韩俊生,但不要是为了和古峰赌气,让古峰吃醋而价格韩俊生,让颜敏对韩俊生好点。

  古家姐弟正在谈论着颜敏的事情,没想到金贝推门进来了。古丽看到金贝有点心虚,就起身回自己屋里了。

  韩俊生告诉颜敏古母打电话给他,说让小查理伤养好了再回去。颜敏听了试探地说古家人对小查理还不错啊。韩俊生就实话实说,古家一直想抱回小查理,都是他自己没肯。颜敏听了,才感觉自己可能真的想错了古家人了。

  颜敏买礼品讨好韩母,韩母压根不领情,反而问是谁买的单,搞得气氛很尴尬。但是韩母很同意他们提出的裸婚的提议,觉得省事又省钱。

  金贝叫醒睡觉的古峰,说韩俊生和颜敏搬回家住了。让他和自己也回家住。古峰不肯,金贝就大发小姐脾气,拿古峰的衣服出气。

  新婚之夜看见韩俊生那么牵挂儿子,颜敏更加内疚。(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新婚第二天一早,颜敏起来收拾家里。韩母看了,说不要这么表现,让她注意两点。一目的要单纯点。二相处要和睦点。颜敏忍着性子由她教训。

  古母感激颜敏没有拆撒古峰夫妻,觉得她也不易,所以劝儿子古峰把这一页翻过去。

  金贝一早接到韩母的电话,说是韩母和颜敏掐上了。急了,叫古峰和自己一起搬回家住。古峰不理她。金贝就大吵起来。古母听到动静跑进了问怎么回事。一眼看到被金贝剪破的衬衫,来气了又和金贝吵起来了。看见金贝蛮横地对待自己的母亲,古峰也急了,警告韩金贝如果再这样,就对她不客气了。

  韩俊生要颜敏和自己搬出去住,颜敏感觉到韩母对自己有意见,就想回家回家住住。韩俊生正在劝她时,颜母过来登门,颜敏赶紧拉着自己的母亲回娘家了。

  古峰夹在刁蛮任性的老婆和古母之间左右为难。

  颜敏和母亲说起韩母的势利。颜母问她和韩俊生的新婚之夜怎么样。颜敏说什么也没有发生。颜母劝告颜敏,韩俊生是个不错的好人,让她忘了古峰,和韩俊生好好过日子。

  老四向丈母娘求救,怎样才不会和古丽离婚。古母提点他,在避孕措施上想办法。女人一旦怀孕了,就不会再想离婚了。

  韩母怎么都看不惯颜敏,秦建国心疼女儿,帮女儿说话,韩俊生却以为继父在帮自己说话,感激继父。秦建国祝福他要幸福。

  古峰找颜敏想好好谈谈,现在已经这样了,就各自好好过日子。颜敏却挪揄地让古峰叫自己嫂子,两个人闹的不欢而散。

  韩俊生去古家接小查理,碰到古丽,古丽怨恨韩俊生被颜敏抢走了。就在韩俊生面前说颜敏的坏话,说颜敏把古家害死了。韩俊生一听,觉得这里面有隐情,连忙追问古丽。没大脑的古丽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韩俊生。韩俊生觉得这个事情太荒唐。正好颜敏过来了,说古丽往自己身上泼脏水,和颜敏吵起来。

  金贝在妈妈面前挑衅,说继父凭什么让颜敏去家具厂上班,说是秦建国花心看上了漂亮的颜敏。韩母让秦建国不要插手自己和颜敏自己的关系。

  古丽以为自己报了仇,得意地告诉了弟弟事情的经过。古峰一听,急坏了。古丽又在自己的母亲面前邀功。母亲骂她这张臭嘴,让她赶紧搬走。

  颜敏找韩俊生解释,韩俊生问她到底她哪一句话是真的,对颜敏的行为心灰意冷,谴责颜敏是个大骗子。颜敏跪在他面前,让韩俊生原谅自己。韩俊生看不懂颜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觉得她太伤自己的心了,撇下颜敏,离开了。

  古峰正为了颜敏,韩俊生,古丽的事烦心。金贝来到公司,看到古峰的样子,以为还在为早上衬衫的事烦心。古峰不肯关了公司去韩家住,金贝赌气地说先回娘家住了,古峰觉得这样也好。

  古家人都在为古丽的没遮没栏地儿生气,颜敏闯进了责问古丽为什么把自己的事情向韩俊生兜底,二人闹起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韩俊生抑郁地回到韩家,又听到韩母在自己的面前,唠唠叨叨地说着颜敏的不是。心里更加烦闷,饭也不吃,就上楼了。

  颜母看到自己的女儿在婆家受气,就找秦建国出气。秦建国告诉她,他不能处处帮着女儿,怕引起怀疑,颜母让他自己看着办。

  颜敏到古家找古丽打闹,引起古父心脏病发作。古母责问女儿为什么要这样做。老四出来告诉古母,古丽是想拆撒韩俊生和颜敏。古母让古丽说清楚,古丽承认是不忍心看韩俊生被颜敏欺骗。古母让古丽滚回家。

  颜敏把小查理接回自己的家住。小查理问颜敏为什么老跟古家人吵架,还问爸爸来吗?这些问题,颜敏都不知道如何回答。

  古峰约见韩俊生,向他道歉,韩俊生打了古峰一拳,让他不要对不起金贝。

  古母看到儿子被人打,心疼不已,怪颜敏把事情闹成这样。

  韩俊生找颜敏责问她到底想要干什么,闹得古父住院。颜敏咬定是古丽因为喜欢韩俊生,才在这里面搅乱,不然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韩俊生要带小查理回家。颜敏问他怎样面对妹夫曾经的女人。对韩俊生提出了离婚。韩俊生说自己不是那种闪婚闪离的人。颜敏让韩俊生自己拿主意。

  老四拿来离婚协议书要和古丽离婚。古丽一看气晕了,说是颜敏

  勾引了老四。让老四把五十万还了就离婚。老四叫古丽自己照照镜子,看看她还像个女人吗?

  颜母让女儿买韭菜,准备请韩俊生来吃水饺。颜敏伤心地说,都要离婚了,韩俊生不会原谅自己的,心里对古丽充满怨恨。

  古母责怪女儿喜欢上韩俊生要和老四离婚。古丽不反省自己,反而

  怪母亲让老四抓住了把柄,离不成婚,不然就不会有颜敏这个事。古母气极,让古丽走,以后不要再回来。老四也拎着行李箱要走。被古母拦下了。

  韩母奇怪颜敏结婚没几天就一直住在娘家,要小查理,不要韩俊生。韩俊生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古母偷偷地想拿自己的养老钱给老四,让老四做生意。古父劝她多为自己想想,不要再为儿女的事操心。可是古母却始终放心不下儿女的琐事。

  古峰买点东西让颜敏带给小查理。颜敏要古峰把他们之间的事挑明了。古峰替自己的姐姐向颜敏道歉。颜敏发疯地说,古丽毁了她的家庭,是不可能原谅她。

  古丽找韩俊生向他表达了自己对他的爱慕之心。韩俊生哭笑不得。

  古母拿出家底让老四去做点实际的事情。老四愧疚地问古母为什么现在还帮他。古母说把他当做自己的半个儿子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韩俊生责难古峰为什么不告诉他事情的真相,古峰向他道歉,但是也解释自己却是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韩俊生叹了口气说,只要古峰和金贝把日子过好了,就算对得起他了。

  金贝又回到古家住,责怪古家没一个人去看她。古母没好气地回她。把金贝好吃,好喝,好伺候着,回来却不知道去看望一下生病躺在床上的古父。金贝也觉得自己应该去看下公公,这才收声进去。古母看着这个少根筋,任性的儿媳妇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古峰去韩家看金贝,金贝回古家了,碰到韩母,韩母高姿态地让古峰转告古丽不要打韩俊生的主意,心里想,古母你折腾金贝,我就折腾你儿子古峰。

  老四恐吓韩俊生和颜敏好好过,千万不要离婚,如果和自己离婚的老婆古丽搞在一起,就让韩俊生不好过。韩俊生对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也烦心不已。

  秦建国找颜母问颜敏是不是离婚了。颜母难以启齿,没有把真实的情况告诉他。秦建国买了一套房子给颜敏母女。颜母收下了。

  韩母来找颜敏责问,为什么一直在娘家住着。颜敏吞吞吐吐地说要和韩俊生离婚。韩母觉得诧异,没什么事为什么离婚,以为颜敏想靠离婚分家产,赶忙说这些都是自己的钱。和韩俊生没关系。颜敏说不要一分钱。韩母又以为是古丽插足了,颜敏否认了。韩母觉得颜敏不可理喻。

  金贝告诉古母,颜敏和韩俊生要离婚了,并说颜敏要把小查理带走了。古母听了觉得颜敏不易,就护着颜敏说话。

  颜母看见韩母在自己的楼下,叫她上楼坐坐。韩母还是不改自己的特性,一口一口颜敏离婚了一分钱也得不到,虽然颜母爱钱,但是也听不下韩母这样侮辱女儿。和韩母掐了起来。

  古丽又到古峰的公司述说颜敏的不是,古峰听着古丽刻薄的语言,觉得自己这个姐姐也不是省油的灯。

  古母端饭给古父吃,古父心疼着自己的老底被古母借给老四了,想着要有个急需什么的,决定出去摆个地摊什么的,古母劝他凡事想开点。

  韩母来到古家,看到金贝正在洗碗,心疼女儿,帮她洗碗。韩母又和古母老话重提,让古母过户给古峰。古母一口回绝了。两个人见面就掐起来。韩母吵不过古母,准备离开时碰到古丽,开口就问古丽离婚了,是不是看上韩俊生了。让她不要插足,说她不够格。把古丽气的够呛。

  颜母让颜敏好好想想是不是离婚了,就能把小查理抱回?现在权宜之策就是把婚姻保住,把这件事捂下来。颜敏听了妈妈的话,陷入沉思。

  古母责怪古丽不应该搅在古峰的事里面。这时老四回来了。古丽看到他就转身离开了。老四告诉古母,古丽查出了子宫肌瘤。古峰觉得古丽一天到晚没事,就兴风作浪的,就说了她几句,古丽觉得自己一点错都没有,错都在颜敏身上。

  颜敏提出和韩俊生离婚,韩俊生说不离婚是为了小查理。

  古家一家愁云密布的,古丽还没生孩子,却得了个子宫肌瘤,不知道如何是好。(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颜母请韩俊生吃饭。颜敏非常在意韩俊生曾经说她是骗子的事,说是不想伤害韩俊生,要他把孩子还给她,不然就法庭见。颜母让韩俊生宽容对待颜敏。

  古丽又来找颜敏麻烦。颜敏不甘示弱的说古丽是嫉妒自己,但是韩俊生是看不上古丽的。

  古家和老四商量古丽的手术问题。古母通情达理地让老四不要管古丽的事了,老四说不可能丢下古丽的。让古母感动地留下眼泪。

  韩母知道古丽长了子宫肌瘤的事,也很关心她的病情,帮她在找相关的资料。

  颜敏去古峰公司找古峰,让他转告古丽不要打韩俊生的主意。古峰让她不要和古丽一般见识。颜敏和古峰在公司喝酒。但是这些都被古峰手下的员工看在眼里,打电话让金贝去公司。两人正喝着,金贝进来了,颜敏说是因为装潢设计的事找古峰。金贝让古峰不要再有下次。

  颜母盼着女儿和韩俊生和好,就带着小查理登上韩家大门。韩母奇怪颜敏既然要离婚,怎么还带着小查理。颜母打圆场说不是要离婚,只是闹了点别扭。韩母说起了古丽的事,让颜敏要孩子。

  古丽喝酒回家,数落老四的不是。古母拿出体检报告单让她自己看。古丽得知自己得了子宫肌瘤,吓了一跳。再也没有以往的泼辣劲了。抱着古母伤心地哭了。

  颜敏不相信韩俊生不离婚是因为爱自己,她一味地认为韩俊生之所以不离婚是怕金贝受到伤害。

  古母找来韩俊生感激他把小查理教育地这么好。金贝碰到哥哥从古家出来,说出古峰和颜敏两个人在喝酒。韩俊生说金贝是多想了。

  韩俊生痛苦地喝闷酒。颜敏又提出离婚的事。颜敏不相信韩俊生会忘了自己是她妹夫古峰的女人,他们之间还有儿子。请求他把小查理还给自己。

  古丽摘了子宫,古母正在帮她熬药,金贝有口无心地说已经摘了子宫,调理一下,还能长出子宫啊。这些话让古母听了头疼。金贝又让古母把房子过户在古峰名下。让古母觉得她傻得发笑。金贝又在拷问古峰和颜敏是什么关系。这些都让古母烦心。

  韩母碰到回家帮小查理拿衣服的颜敏,问她那么关心小查理的事干嘛。颜敏脱口说出小查理是自己亲生的儿子。这句话无疑在韩母心里投了一枚炸弹。

  古母照顾刚做了手术的古丽,古丽觉得还是妈好,古母也悟出了现在这个时代是丈母娘说了算的时代。(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颜敏说了小查理是自己生的,是她放在古家门口的。韩母让颜敏坦白地说小查理的父亲是什么人。颜敏说死了。知道了大致情况,韩母更生气颜敏还要跟儿子离婚,让她滚。并打电话让儿子回来。

  金贝跑来说,小查理的亲生妈妈是颜敏。古峰和古母听了心里七上八下。古峰赶紧找借口去找颜敏。

  韩母找来儿子兴师问罪,而且说颜敏说小查理的亲爸死了的话是假的,是咒人家,让韩俊生赶紧离婚。

  古父钓鱼回家,古母和他说颜敏为了要回孩子,告诉韩母是小查理亲妈的事,古父反而实事求是地说也不能全怪颜敏。古丽也有责任

  韩母打电话给颜母骂颜敏是骗子。颜母气的问她是不是不想过日子了、颜敏说只想把儿子抱回来。颜母威胁说,只要颜敏敢离婚,她就把事情兜底,把三家都搅乱。

  古母明的叫韩母来古家吃饭,实际想打听下情况。从韩母嘴里知道颜敏并没有说出小查理的亲爸是谁,稍微放下点心,但是对颜敏的疯狂行为还是很担心。

  韩俊生责问颜敏为什么把事情告诉韩母,颜敏一意孤行地要离婚。韩俊生当着颜母的面说,离婚可以,但是不可能伤害小查理。韩俊生这些话让颜敏很震惊,也很感动。

  在饭桌上,金贝有口无心对韩母地说颜敏还勾引古峰呢,古峰听了很不高兴,饭也不吃,就找借口出去了。

  小姨告诉颜母秦建国出车祸了。韩俊生告诉韩母秦建国去山里拉木头结果出了车祸死了。韩母惊慌失措地说,秦建国不是去南方出差了吗?怎么会去山里拉木头。韩母又惊又急,晕死过去。

  原来秦建国为了补偿颜敏母女,背地里和颜母的妹妹合开了个家具厂。小姨在焦心秦建国不在了,合开的那个厂的钱拿不回来。

  一向要强的韩母听说丈夫的去世,倒了下来、古峰和金贝赶紧回来探望韩母。

  颜母让颜敏去看望韩母。颜敏没脸见韩俊生,不肯去。

  小姨找颜母哭诉,韩母不仅把钱全扣了,还怀疑她和秦建国有私情,被老公打的脸肿了。颜母答应帮她,现在就去韩家要钱。

  韩母责问颜敏,自己老公秦建国怎么和她小姨搞到一起去,韩母怀疑是颜敏在里面拉的线。颜敏毫不知情。但是韩母不信。颜敏也很奇怪。韩俊生拉住颜敏,说从来没有放弃过颜敏。颜敏也挺后悔自己不应该和韩母说出自己是小查理亲妈的事,让大家都很难相处。还说出了自己嫁给韩俊生不仅仅是为了小查理。韩俊生让颜敏和自己一起努力。(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韩母到古家散心,说出秦建国在外面有外遇。古母一听吓一跳,赶紧劝慰她。韩母又说起颜敏把孩子扔到古家门口的事,这话让古母冷汗直冒,赶紧找借口离开了。

  颜母和小姨来到韩家要钱,只有韩俊生在家。

  颜敏找到古峰承认是自己做错了,但是和韩俊生结婚不是为了折磨古峰。颜敏还说和韩俊生和好了,准备好好过日子。并说要和韩俊生一起去援教,让古峰多保重。

  古丽送茶水给韩母,韩母先好心地让她养好身体后再去上班,后又哪壶不开提哪壶地怪古丽怎么不早点生孩子,还说不生孩子的女人,不叫女人。古丽气的跑到母亲面前去告状,古母也没有办法。

  颜敏问母亲小姨怎么和自己的公公在一起合开厂的。颜母找了个理由搪塞她。颜敏也没有往深处想

  韩母找人调查秦建国生前的帐,结果得知秦建国买了一套房给了颜母,估计里面肯定有什么。让金贝看紧古峰。

  老四高兴地回来告诉古丽,本钱赚回来了。可是原本爱钱的古丽却提不起兴趣。伤心自己没有早点生孩子。

  韩母问小姨怎么勾搭上秦建国的。小姨一口否定了,说秦建国只是想捞私房钱。韩母就奇怪为什么给颜母买房子。小姨拼命地解释,韩母压根不信,说就是因为小姨的关系,才给她姐姐颜母买房子。小姨急于澄清自己,脱口说出了是跟颜母有关系。韩母让她把话说清楚。

  古母喋喋不休地对古峰说着都是因为古峰而发生的事,还说韩母一天到晚来古家找事,被金贝听见了古母说自己妈妈的坏话,很不高兴地对古母发脾气。

  韩母回来发现颜敏母女在自家包饺子,很难听地询问颜母和秦建国的关系。颜母心虚怕女儿知道这里面的隐情,赶紧拉着女儿回家了。

  古峰让金贝劝韩母可以来做客,但是不要指手画脚。但是金贝蛮横地说她妈妈还要过来住呢。

  颜母怪妹妹出卖自己。颜敏让小姨告诉自己到底发生什么事。颜母眼看瞒不住了,就告诉颜敏,秦建国是她的亲生父亲。颜敏惊呆了。颜母伤心地说颜敏和自己走的是一条路。颜敏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哭着跑出去了。颜母让妹妹去把来龙去脉告诉颜敏。

  韩母告诉儿子,秦建国买了套房送给颜母。韩俊生听了也吓一跳。韩母肯定颜母心里有鬼,决定查个水落石出。

  饭桌上,金贝盛气凌人地刺激古丽,把古丽夫妻气的回房了。古母让她学学怎样做人。(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姨发现颜敏把门关起来,怎么也敲不开。颜母觉得事情不妙,赶紧打开门一看,颜敏因为亲生父亲秦建国的事,想不开,吃安眠药自杀了。

  韩俊生赶到医院,颜母劝韩俊生还是和颜敏离婚吧,把小查理还给颜敏。韩俊生问为什么,颜母说里面有太多事了。

  金贝无所事事,就在家挑起事端,说古丽不能生孩子什么的,让古家一家饭都吃不好。古峰对着怀孕的金贝骂也不是,怒也不是,无可奈何。

  古峰代金贝向古丽道歉。古丽心里不痛快,对着古峰发了一顿脾气,老四安慰古丽,对古丽不离不弃。

  韩俊生去医院看望颜敏,颜敏态度大变,又提出要和韩俊生离婚,韩俊生隐隐感觉其中肯定有什么隐情,心里产生了怀疑。

  颜母来到古家门口,准备骂古家。古母正好有一肚子气没地方出,两个前亲家见面互相骂起来了。颜母最后扔下狠话,走了。

  古丽把古母的十万元钱还给古母,要和老四搬出去住。古母劝她不要搬,这就是她的家。安慰她没有孩子不是多大的事,凡事都要想开了。古母的话让古丽感觉到家庭的温暖。

  韩母正在算着帐呢。韩俊生要户口本去离婚。韩母说现在不能离,有好多事情没查清呢。见韩母这样强硬,韩俊生也无可奈何。

  古母端牛奶给金贝,看金贝正在化妆,出于好心,让她不要化妆。金贝又拿古丽不生孩子的事说事。古母一听来气了,说金贝没脑子,不会做人。金贝一会又没事人一样地说韩母要来,让古母出去买点好吃的,不要老是拿面条对付。古母气极。

  韩俊生告诉颜敏韩母把户口本压着,所以现在没法离婚。颜敏也知道韩母的为人,这事就只好这样先耗着。

  古峰很奇怪颜敏前后的态度,问她什么原因。颜敏不愿说什么。让古峰以后不要再来找她。

  韩母来到古家,金贝在洗自己的内衣,韩母又看不过眼。古母正和古丽说着韩母呢,韩母就来了,变相地说古母落后,连洗衣机都没有。

  韩母发狠地不让颜敏离了成婚,要查清颜敏底细。古母一听,冷汗直冒,又准备找借口离开。被韩母拉住,让她帮自己分析。古母就出主意让韩母不要管这事。韩母想着颜敏的事头疼,让金贝去找两片头疼药来。金贝在屋里找头疼片,无意发现古峰和颜敏那没有盖章的结婚证,想起了之前的种种可疑之处。(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金贝正想着古峰和颜敏种种可疑之处。古丽进来了。问她在干嘛?金贝

  这次不像以前那样快嘴快舌地把事情说出来。古丽好心地帮她找了止痛片。金贝连声谢谢也没说,反而发狠地说,不会放过她们。弄得古丽莫名其妙。

  颜母苦苦劝说女儿不要离婚,只要她们不说,就没人知道她们和秦建}国的关系。

  金贝把药拿给母亲服下。思虑着要不要把这事告诉韩母。

  颜母叫来韩俊生打探韩母的态度,她也想知道韩俊生是怎么想的。韩俊生说不想和颜敏离婚。颜母听了韩俊生这话,觉得有戏。

  古峰回家了,古母看到他,又对他磨机了半天。

  韩俊生再三追问颜敏为什么事改变了主意,颜敏不忍心地告诉韩俊生,秦建国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并且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了韩俊生。韩俊生听了大吃一惊,问自己的母亲可知道这事。颜敏说应该不知道,让韩俊生不要告诉韩母。

  韩母正在古家修养,厂里打来电话说颜敏的小姨正在厂里大闹。韩母一听,火上来了,赶紧回厂里。临走又折回来警告古峰如果对不起金贝,她就整死古峰。

  古丽告诉古母韩母走了,让古母气的跳脚,伺候韩母一天,连个招呼也不打。

  颜母得知女儿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了韩俊生,觉得没有面子,生气地饭也不吃。韩俊生和颜敏两人约好,不管什么事都不离婚。

  金贝一人在家生着闷气。古峰来叫她吃饭,金贝借题发挥和古峰吵闹。说是和他慢慢算这笔帐,说完,拿起包就走了。不知道内情的古峰觉得金贝有点莫名其妙。

  颜敏的小姨找韩母要钱,精明的韩母诈小姨,说已经知道秦建国和颜母之间的事,但是要小姨说出来,就把钱还给她。小姨要钱心切,告诉韩母颜敏是颜母和秦建国的女儿。

  金贝找颜敏问她和古峰到底是什么关系。颜敏否认了。金贝把古峰和颜敏的结婚证拿出。韩俊生拿来一看,知道妹妹知道了此事,金贝大声骂着颜敏,并且要砸了颜敏的家。

  韩俊生打电话给古家,告诉他们金贝已经知道古峰和颜敏的事了,说是看到他们的结婚证了。古家知道后乱成一团。(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古峰找到金贝,向她解释自己和颜敏的事。金贝根本不信,说古峰一直在骗他,和颜敏一直有联系,并且这辈子都不原谅古峰。

  古家一家商量这事到底怎么解决。韩母虽然不喜欢金贝,但是觉得她单纯,但是没什么坏心眼,担心金贝承受不住这个打击。

  韩俊生正在开导韩金贝,韩金贝责怪哥哥和古家人一起骗自己,而生气地大吵大闹。韩母回来了,问她什么事。金贝忍着没有把事情告诉母亲、

  古峰去颜家看望颜敏,颜母大骂了古峰一顿,把他拒之门外。

  金贝又回到古家大吵,说古家人都是骗子。古母要解释,但是金贝火爆地不让任何人解释,摔门出去了。古母觉得金贝没心眼,单纯。要是韩母知道这事了,都不敢想象后果。一家愁云密布。

  韩母要韩俊生管理家具厂,韩俊生说已经准备和颜敏去援教。韩母告诉韩俊生已经知道秦建国和颜敏的关系了,对他就一个要求,让他去和颜敏离婚。

  颜敏小姨来到颜家,看家里乱七八糟的,颜母告诉是古峰的老婆来家里闹的。小姨向颜母坦白了,已经告诉韩母把她和秦建国的事都说出来了。颜母一听烦的要死。把妹妹赶出了家门。

  古峰回来了,古母让他好好的和金贝谈谈。

  古丽和老四准备睡觉。听到古峰回来的脚步声老四无意说了句,那时把孩子抱过来就好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古丽听到老四这样说。戳到心里最痛处,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了。

  古峰回到自己的房间,金贝把他的枕头和被子扔给他,让他到别处去睡。古峰深感内疚,一言不发,抱起枕头,被子准备出去。金贝又喊住他,说他们是闪婚,好多人在看他们笑话,不准他出去睡。古峰痛苦地抱着自己的头。

  韩母把颜敏叫到面前,扔给他韩俊生的户口本,让她和韩俊生离婚。颜敏虽然舍不得和韩俊生离婚,但是自己理亏,和韩俊生说,还是离婚算了。

  金贝指使古峰给自己洗衣服,古母心疼儿子,让金贝什么事冲自己来。古峰向金贝解释,他从来没想过要骗金贝,后来知道小查理的事只是金贝怀孕了。不让她伤心而隐瞒的。但是气头上的金贝什么也听不进去。古峰问金贝想怎样。金贝说不管怎样,都要把宝宝生下来,是不会跟古峰离婚的,但是也不会放过古峰的。

  那边颜敏拉着韩俊生离婚。韩俊生坚持不离婚,说如果离婚了,就不娶了,打一辈子光棍,就恨颜敏一辈子。颜敏看着远去的韩俊生,内心感动韩俊生的持之以恒的爱情态度,欣慰不已。

  古父让古母不要再管儿子的事,什么路让古峰自己一人走。古母却非说要管古峰的事。(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韩母端来鱼汤,讨好金贝,金贝故意为难说太咸了,让古母重新做一碗。古母又重新端来一碗鱼汤,金贝又说太谈了。金贝还卖了个人情给古母,说将就将就,让古母去洗自己的衣服、

  颜母揪心韩俊生和女儿的未来,决定亲自去找韩母谈谈。

  韩母又到古家了,碰到古峰,说古峰娶到自己的女儿大赚了,说金贝是有旺夫相的,古峰想拍丈母娘马屁,说她更旺夫。韩母一听来火了,非让古峰道歉。古峰无奈地向她道歉了。古峰跟韩母要自己公司的财务章,韩母死都不肯给他。

  金贝拿来只有自己名字的房产过户合同,要古母签了字。古母气极,撕了合同。金贝大吵大叫。韩母进来了,问什么事。金贝不想让母亲知道古峰的事。拉着母亲回娘家了。

  古峰来向颜敏道歉。颜敏现在想明白了,也不恨古峰了。只想好好的过日子。韩俊生带着小查理回来了。韩俊生看到古峰和颜敏单独在屋里说话,有点吃醋,大声呵斥他以后不要再来了,应该多照顾金贝。颜敏让古峰以后不要再来找她了。

  颜母提着水果上了韩家的门,为了女儿,颜母拿出秦建国送给自己那套房的房产证还给韩母。韩母不在乎房子的事,她是在意秦建国和颜母的事。所以她把脸色给颜母看。

  颜敏和韩俊生解释,古峰来不是找她的,是来尽一个父亲的心意。颜敏怕韩俊生忘不掉自己和古峰以前的事,就又提出离婚。韩俊生满怀醋意地觉得颜敏在向着古峰。颜敏很生气韩俊生不相信自己,韩俊生觉得自己可能多心了,答应颜敏以后不会为难古峰了。

  韩母告诉金贝,颜敏是秦建国和颜母的女儿,韩金贝一听大惊,问母亲有没有搞清楚,韩母说已经确认了。金贝更觉颜家母女不得了。但是始终没敢告诉母亲古峰和颜敏的事。

  古丽让古母把房子过户给金贝,以平息这场风波。古母不同意以这种方式给金贝。家里正商谈着,颜母又跑到古家。古母正好有满肚子怨气,就朝颜母身上发泄,说当时不是颜母的反对,现在也不会搞成现在这个局面。颜母向古家提出,把古家的房子过户到小查理的名下,这样才能弥补颜敏和小查理的损失。韩母和颜母都盯上了古家的房子,让古家一家人头痛不已。

  韩俊生找来韩金贝想搞好金贝和颜敏之间的关系。金贝一来,就骂颜敏不要脸,说哥哥怎么找了个这样的女人。韩俊生也听不见去了,把妹妹拉出去。韩俊生劝告金贝,生活不是十全十美,如果金贝受不了现在的生活,就和古峰离婚。如果不想这样,就得学会接受一些事,放弃一些事。但是金贝根本听不进哥哥的劝告,发狠说不会让颜敏好过的。

  古峰在门口碰到颜母出来,颜母说让古峰每月拿一万元给颜敏太少了,让他尽父亲的责任。古峰提出只要韩俊生和颜敏肯。古峰就把小查理领回来养。(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颜母管自己要房子,韩母管着自己的公司,等等一切都所有的事情都堆在一起,让古峰苦不堪言。古母一语道破,这都是古峰对待婚姻的草率,而引起的。

  颜母回家,看到韩俊生和颜敏在家,告诉他们自己去了韩家,韩母的态度很坚决,要韩和颜离婚,让他们做好准备。也说了自己去古家,为小查理要房子的事,最后让韩俊生转告金贝别跟她抢。颜敏对颜母的做法很不赞同。

  金贝回来后指责古峰和她闪婚时,是为了钱。并且说古峰和颜敏是一对狗男女。古峰实在听不下去,起身转身离去。金贝拉住他,古峰气愤地推了她一把,金贝流产了。

  孩子没有了,古峰也很后悔。韩母闻讯过来,气愤地用包打古峰。韩母安慰女儿。金贝忍不住告诉韩母,小查理的亲生父亲是古峰。韩母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古母哭着求韩俊生好好劝韩母。韩母出来后,二话不说,大骂了韩俊生一顿。

  古峰拉着老四和闷酒,古峰也很压抑,把自己的苦水一股脑都倒给了老四。

  古母进来向金贝解释,但是金贝什么都听不进去,说一辈子不和古峰离婚,就这样耗着古峰。

  古峰喝醉酒被老四扶回家。已经崩溃了的古峰叫古母和古丽以后都不要再管自己的事。老四好心好意地端来水,古峰打翻茶水,指着老四的鼻子让他滚。

  韩母和金贝回到家,看到颜敏和韩俊生在家,金贝气不打一处来,让哥哥和颜敏滚。颜敏跪在韩母面前,请求原谅。韩母不为所动,让他们把婚离了。韩俊生安慰颜敏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颜敏为了缓和和韩母的关系,亲自下厨房烧饭,但是韩母还是恶意相对。韩俊生看不惯母亲这样对颜敏,护着颜敏。韩母气的让他赶紧去援教。

  颜母知道金贝流产了,来古家看热闹,并且又提出要房子的事。古母说这太可笑了。颜母就实话实说告诉古母,因为颜敏是秦建国和自己的女儿,说颜敏是离婚离定了。

  颜敏端着鸡汤送给金贝补月子,金贝对她冷嘲热讽,拿起汤就砸向地,指责所有的事都是颜敏的错。颜敏等金贝撒完气,告诉她自己和古峰是过去式了,只是希望和孩子在一起,才惹出的麻烦。颜敏声泪俱下地说古峰和韩俊生不告诉金贝,是因为爱金贝。金贝此时什么也听不进去。(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金贝不想听颜敏说话,步步逼退,让颜敏出去。哪知颜敏已经退到楼梯口了,被正在火头上的金贝一推,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古峰来送鸡汤给金贝,向金贝承认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错了,问金贝他们能不能重新开始。金贝说是自己瞎了眼,要和古峰离婚,并永远不可能原谅古峰的。

  韩俊生请求韩母,自己是真的喜欢颜敏,让她同意他们在一起。韩母也看出儿子是真的喜欢颜敏,知道拆也拆不散,就答应了他请求。

  颜母看到女儿这个样子,心疼地责怪韩金贝下手太狠了。昏迷中的颜敏醒来了,对母亲说,是她自己不小心摔下来的。韩母当着颜母的面说为了儿子可以放弃原则,同意颜敏和自己的儿子在一起。

  古丽风风火火地跑来告诉古母,颜敏从楼梯上摔了下来。古母思量着要不要去医院看望颜敏。

  医院里,韩母用自己的经历告诉韩俊生,颜敏和古峰的一页已经翻过去了,让韩俊生和颜敏以后好好过日子。

  金贝告诉母亲,自己决定和古峰离婚了。韩母赞同她的提议。

  古峰回家后,古母问他金贝的态度,古峰说金贝要离婚。古母伤心地说以后不再管古峰的事了。

  法院门口,古峰和金贝从里面走了出来,一人手里拿着离婚证。金贝说如果当时古峰把事情真相告诉自己,自己接受了,就不会怪古峰。古峰要请金贝吃顿散伙饭。金贝却说自己是水,古峰是茶叶。要永远泡着他,让他等着。古峰还在琢磨着这句话的含义,金贝已经走了。

  颜敏陪着韩俊生去援教之前,来古家辞行。颜母特意赶来,在古家面前说就喜欢韩俊生,叫他们回去吃饺子。古母看到颜母对韩俊生那么好,气愤当时对古峰的态度,有点来气。不过看他们一家幸福的样子,也很羡慕。

  刚送走颜家,韩母带着两个工人雄赳赳地来到古家门口。韩母和古母两个人又掐起来了。韩母说是来拿女儿留在古家的东西的。

  颜敏向古峰辞行,让他重新追求金贝。韩俊生拜托古峰照顾韩家母女。看着韩俊生,颜敏,小查理一家三口幸福的样子,古峰既羡慕,又祝福他们。

  韩母正指使工人搬出金贝的东西,金贝赶来了,让他们放回去,说自己还没想好呢。韩家母女在牵扯中。古母闻声出来了,问金贝是不是后悔离婚了。金贝哭着让工人把东西拿回去。把韩母弄得云里雾里的。

  古峰回家,看到金贝和韩母也围坐在桌前,觉得奇怪。古母说金贝要出国留学了,东西还放在古峰房里。金贝说出自己是因为喜欢古峰才和他闪婚的。古峰也说当时闪婚的时候确实没有女朋友,虽然闪婚时草率了,但也没有想过离婚的事。古峰说他和金贝虽然离婚了,但是还可以复婚。金贝害羞地微笑。看着小两口和好了,古父赞成他们的提议,但是韩母没有表态。古母语重心长地对韩母说,自己也不赞成他们闪电结婚,但是可以再给他们俩点时间,让他们重新认识。如果还可以复合,就在一起。也希望金贝出去好好锻炼一下自己。古母的一席话,让韩母也释然了。古家,韩家经过闪婚的风风雨雨终于雨过天晴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