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数码资讯| 旅游资讯| 女性话题| 农业信息| 电脑资讯| 汽车资讯| 戏剧歌舞| 校园资讯| 故事会| 美食资讯| 综艺频道| 财经理财| 更多

黑色列车

【发表时间:2020-10-15 13:52:03 来源:乐贝网】

近来真是很累了,城市的快节奏让我的身体越来越吃不消了。加班加点的奋斗了3个月,就想要得到部长的位置,没想到被空降部队截胡了。气闷之余我决定把自己积累了五年的年假一次性用掉,累计起来竟然有一个多月,好久没有回过家了,我想利用这段时候好好回家休息休息。

“旅客们请注意,由广州开往海南的快***列车已经进站了,现在开始检票!”看了看手上的车票,跟着大部队排队进站。

“奇怪,这个车怎么从来也没有看过?”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我抬起头来看了看面前的车,这车确实跟普遍的白色动车不一样,它的车身是黑白相间的。不过,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吧?动车说不定出了新款?

“可能是换了新的列车?”我这么想着,就有乘客这样说道。

“……”我个人觉得不管是什么样的车,只要它能带我回到我久违的家就行,不必要去在意那么多细节。

“怎么这么安静?”我上了车被车厢里的气氛给惊了一秒,坐过动车或者火车的人都知道,车厢里绝对是闹哄哄的,这个列车却有点奇怪,大家都睁着眼睛看着我们,异常安静,似乎连动作都没有。

可能他们前面已经说够多了,说累了?嘴皮子需要休息一会儿也说不定!

我注意到跟我一个站上来这节车厢的,有八个人。我看到他们也很疑惑的东张西望的,我想他们此刻的想法可能跟我是一样的吧?

很快,我找到了我自己的坐位,还好,是靠窗的位置,对于我这样晕车的人来说,靠窗的位置简直是天堂!看着窗外慢慢向后退的景色,我有些感慨:上一次回家,是三年前了。

“啪……”一团血红色的东西被人重重的砸在我的窗外,我被吓得立刻从座位上弹了起来!

“怎么了?”坐在我旁边的,是刚刚和我一站上来的一个短发女孩,她看我站起来,有点奇怪的看着我。

“你没看到吗?”我用手指着刚刚被砸中的地方看向她。

“看到什么?”她更加疑惑的看着我,又看了看我指的地方。

“这么大团血糊糊,你也看不见吗?”这怎么搞,谁敢在高铁边上恶作剧?这可怎么搞,里面根本没办法清理呀!难道我这一路都要跟这团恶心的东西为伍?

“呃……”奇怪,怎么不见了?明明刚才有的啊!难道被风吹干净了?事实现在车窗很干净,根本看不到任何刚才的血糊糊的一团东西了,我也只好无奈的坐下不吭声。

“啊……我的妈!”此刻一声男人的惊呼声从我后面传来,大家都站起来看向他。

“这是什么玩意儿?”男人留着短平头,看起来很干净,我注意到他也是我们那一站上来的人,坐他旁边的是没看过的,看来应该是之前就在的乘客。不过他的反应很奇怪,他只是淡定的看了看窗外的那团东西,又双眼平视,仿佛跟我们不在一个频道上。

那团东西,的确,是刚刚我看到的那团血糊糊的东西,此刻正安静的趴在窗外。

“哪个王八蛋搞了这么大块口香糖?”平头男骂了一句,我几乎有点听傻了。这团红色的东西,有大半个篮球那么大,谁的嘴巴能嚼这么大块口香糖?可你要说不是口香糖,它怎么能牢牢的粘在玻璃上?要说是口香糖也太大了吧?

“倒霉玩意儿!”平头男见那东西也没办法清理,只好骂骂咧咧的坐了下来,看热闹的我们也坐了下来。

“你刚才看到的也是那个?”短发女孩面容凝重的问我。

“好像是啊!杂啦?”我有点奇怪她的严肃脸,怎么的,这有什么问题?

“可是刚刚你看到的时候,我并没有看见啊!”短发女孩可能觉得我跟她不是一路货Get不到她的点,她状似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那怎么了,说不定掉了啊!”这能代表什么?总觉得好像是有点什么不对劲。

“可现在为什么能出现在后面的窗户上?”短发女孩几乎觉得我是白痴了!靠,我一个工作了五六年的小白领,竟然被一个学生样的女孩儿当白痴了?!

“呃……你的意思……”就像一根闪电,我终于抓住了重点,声音也不自主的拔高!它会移动?活的?开什么玩笑?!

“不然你有什么更好的解释?”短发女孩抠了抠耳朵,“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可能看我的表情有点抓狂,女孩轻描淡写的补充道。

“唉哟……怎么可能?”又有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尖锐的叫了起来。

“怎么了?难道是……”我和短发女孩子对视一眼,看向尖叫的女人。我注意到,看热闹的始终只有我们刚上来的8个人,之前的乘客却一点反应也没有!这怎么回事?这个气氛也太诡异了吧?人不都是八卦的喜欢看热闹的吗?

“你看……”短发女孩指了指刚刚平头男人的窗外,又指了指现在尖叫女人的窗外,怎么回事,原来该在平头男人窗外的东西,现在果然出现在那个女人的窗外。

它果然会自己移动吗?

“为什么不报站?”我终于想到为什么从一上来就有点不安的所在了,已经发车很久了,广播里始终没有报任何站台。

“为什么连乘务员都没有?”有人问道,对了,也没有总是推着个小车卖香烟啤酒矿泉水……

“到底怎么回事?”

“你们快过来,我们坐一起!上一站一起上来的!”平头男似乎觉得之前的乘客大有问题,能确定安全的,也就我们这一起上来的8个人了,虽然大家都彼此并不认识,但比起更加陌生的他们来说,我们相对来说能好一点。这一点,得到了我们8个人的统一支持。

“这到底怎么回事……”我只是想回个家啊,怎么就上来了这样一列车?

“要不,我们去别的车厢看看?”平头男提议道。

我们几个缩手缩脚的走向连接另一节车厢的连接门,平头男走在最前面,却怎么也打不开连接门。更糟糕的是,车门上的玻璃竟然不是透明的,完全看不到里面什么情况。这怎么回事?我们马上想到换另一边的连接门。

果然,另一个门上的玻璃也不是透明的,而且也是打不开。我们被隔绝在这样一个奇怪的车厢里了。这样一个认知让我们几乎炸了锅。

平头男有些激动的用拳头狂砸玻璃,车厢里之前的乘客似乎终于被我们给吸引了,全都齐刷刷的看着我们,我竟然看懂了他们的眼神。

“砸不开的……”终于,有一个人开口了。是之前的乘客,他带来了绝望的消息。

他说:这个车厢被隔绝了,只有人上来,没有人下得去!他们已经在车厢里呆了很久很久了,只能看到偶尔有人上来,到站的时候却都像定在了座位上动不了。他们已经试过了所有能想到的方法,都没能下得去!

这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现在怎么办?我想回家啊……

“姐姐……上车了哦……”一声略显甜膩的女声在耳边响起,有人推了我一把。我竟然睡着了,好像还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什么来着……

“旅客们请注意,由广州开往海南的快***列车已经进站了,现在开始检票!”看了看手上的车票,跟着大部队排队进站。

“奇怪,这个车怎么从来也没有看过?”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我抬起头来看了看面前的车,这车确实跟普遍的白色动车不一样,它的车身是黑白相间的。不过,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吧?动车说不定出了新款?

可是有点奇怪的感觉,为什么我觉得这画面似曾相识??在哪里看见过呢……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最后的暗法师》

《中国阴阳先生》


德兴房屋出租 https://sr.c21.com.cn/zufang/xinzhouqu-wandashangquan/pg1bs8960es16640ba280ea520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