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数码资讯| 旅游资讯| 女性话题| 农业信息| 电脑资讯| 汽车资讯| 戏剧歌舞| 校园资讯| 故事会| 美食资讯| 综艺频道| 财经理财| 更多

纸人

【发表时间:2020-06-29 20:23:54 来源:聊城网】

  引子

  滩头古镇流传着一个传说: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失恋后在家里开的寿衣店里扎纸人。有一天,她回忆起了曾经的美好,黯然神伤,泪流满面,视线模糊的一刹那,不小心刺破了手,一滴血珠浸入了纸人中。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那个充满怨气的纸人从黑乎乎的店子里走出来,走进黑乎乎的夜里,消失在黑乎乎的路的尽头……

   一、杀死了他

  晚自习的下课铃声终于响了起来,安静的校园像是被烧开了的火锅一般沸腾起来,人像蚂蚁搬家向寝室拥去,灯火通明的教室渐次熄了灯,而寝室的灯却很快全都亮了起来,有人在寝室的顶楼上敲着脸盆大声歌唱,发泄着一天的劳累,但很快就被人用石头砸了下来,因为唱得实在太难听了,能让每一个听到的人都想狠狠地揍他一顿。

  闷热的天气,狂躁的情绪,使整个校园充满了暗流涌动般的不安。

  陈小坤悄悄地往口袋里塞了一张试卷,他故意在班上的各个寝室四处和人攀谈,然后悄悄地溜了出来,走向班主任的房间。

  由于班主任是新来的年轻教师,所以学校分给他一间比较偏僻的单间,平常就少有人来,此时更是不见一个人影。

  陈小坤敲门前朝四周看了几眼,确信没人后才轻轻地叩响了门。

  班主任穿着拖鞋过来开了门,陈小坤满脸堆笑:“老师,我有个题目没搞明白……”

  班主任很高兴地说道:“进来吧,最近你学习很努力呀,照这样下去,成绩提高是必然的事情,说吧,是哪道题目?”

  陈小坤顺手关了门,然后把试卷摊开在桌子上,指着一个古文题目说:“就这道。”他的手已经塞进了裤兜里,里面藏着一把锤子。

  班主任俯身去看题目,就在他低头的那一瞬间,陈小坤突然抽出锤子,猛地砸向他的颈部。班主任闷哼一声,像是一根软掉了的面条一般倒在地上。陈小坤探了探他的鼻息,确信他没有呼吸之后才不慌不忙地收起试卷,锁上门,飞快地跑回寝室。

  熄灯铃声响了起来,一切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明天,谁会发现那具尸体

  二、他变成了一个纸人

  所有人都睡熟了,整个世界都在安睡。

  陈小坤悄悄地下了床,他用袋子装了他杀人时用的锤子和手套,刚才没来得及处理,现在他得处理掉它们,将它们扔得远远的。

  陈小坤穿过学校的后门,走向了崎岖的山路,他开始想把它们埋在学校的后山上,但觉得不保险,于是他走向离学校有三、四里路的水库。

  杀人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难的是怎么处理尸体和凶器。

  月亮很白,星星的光芒全部被遮盖住了,远处的稻田里传来一只倒霉的青蛙的哀鸣,它正在被蛇慢慢地吞食。

  陈小坤感到害怕,不由得加快了脚步,静谧的田野里响起他急促的脚步声:嚓,嚓嚓。

  要到达水库得穿过一片树林,黑乎乎的树影叠起来,像是藏着看不见的恐惧。

  陈小坤咬咬牙,小跑着进了树林。

  月亮钻进了云层,光线顿时暗了下来。树影消失了,更沉重的黑暗朝陈小坤扑了过来。

  林子里像是有人在窃笑:嘻嘻。

  陈小坤的心里一惊,朝声音的出处望去,却是一座新坟。

  起风了,树开始摇晃起来,发出“呜呜”的声音,像是有人在悲切地哭泣。一张白色的纸钱悠悠地飞起来,落到了陈小坤的面前,躺在他的脚下。

  陈小坤像根弹簧一般跳了起来,他退后几步,紧张地四处张望,没有人,声音也消失了,月亮重新钻出了云层,大地镀了一层白色。

  陈小坤猛地向前冲去,气流带起了那张纸钱,跟着向前飘了过去,如影随形。

  终于来到了水库边上,陈小坤将锤子和手套一一扔进了水库的中央。除了鱼虾会发现它们,人是很难发现的,就算被打鱼的人偶尔发现也会毫不在意地丢掉,谁会联想到这把锤子曾经杀死过一个人

  也许是受到锤子坠入水中的声音惊吓的缘故,虫子们的叫声已经停歇了,它们匍匐在某个暗处,盯着陈小坤疲惫的背影。

  陈小坤长舒了一口气,这时,一个声音在他脚底下闷闷地响起,像是来自很深的地底下,含混不清。

  “你累了吗?”

  陈小坤像是踩到滚烫的铁砂一样惊恐地跳了起来,他低头看着脚下,什么东西都没有,再看四周,也没有。

  “我在天上。”

  陈小坤仰头看去,只见一个纸人直挺挺地飘在空中,黑乎乎的,然后它慢慢地坠落下来,慢慢地,陈小坤看清楚了,纸人的身体上长着和班主任一模一样的脸……

  陈小坤拔脚就跑,身后的纸人似乎是摔倒在地上,发出“嚓嚓”的声音,又似乎在痛苦地呻吟着。

  陈小坤不敢回头,一直向前跑……

  当他醒来的时候,他的脚还在床上蹬着,像是停不下来的车轮。

  放在床下面的锤子和手套已经不见了,他不确定是不是被他扔进了水库,因为,他想不起来这究竟是现实还是一个梦。

  三、他活了过来

  陈小坤再没有睡着,起床铃声一响,他就昏头昏脑地起了床,整个校园笼罩在稀薄的晨雾中,远近都看得不大真切。

  陈小坤围着操场的跑道慢跑,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使他的心突然悬了起来。

  他揉揉眼睛,慢慢地向那个人靠近,他慢慢地看清楚了那个人的衣服、裤子和鞋子,没错,他就是班主任。

  他不是被我一锤子砸死了么?怎么可能!

  难道,他没有死?又或者,他真的变成了一个纸人。

  陈小坤仔细地盯着那人瘦弱的背影,衣服显得有点宽大,就像是套在几根棍子上一般,陈小坤马上联想到了梦中的那个纸人:它就是用几根棍子扎起来的。

  陈小坤一咬牙,超过了他,偏头看了过去,没错,是班主任,他正低着头慢慢地跑,很专注,似乎没有注意到他。但是陈小坤却分明感觉到他的身上散发着一种纸灰的味道。

  陈小坤的腿一软,差点摔倒在跑道上,班主任却对他视而不见,径直向前跑去,重新被雾裹了起来。

  陈小坤坐在跑道旁的一块小石头上,却没有看见班主任再跑过来,他就像风一般消失了。

  做完早操回到教室,陈小坤已经魂不守舍了,这时,他看到班主任的脸在玻璃上一闪而过。

  陈小坤颤抖了一下。

  同桌张小强问道:“你怎么啦?”

  “我刚才看到班主任……”陈小坤紧张地说道,他怕说漏嘴,没继续往下说。

  “哦。”张小强一边把武侠小说推进课桌里一边四处张望,“没有啊。”

  “那可能是我眼花了。”

  这时,语文课代表站起来说道:“请各组组长把作文本收上来,我要去交给班主任了。”

  陈小坤的心猛地跳了起来,他的手一抖,作文本掉到了地上。幸好没有人注意他这个异常的举动,他不动声色地捡起来,交给了小组长。

  语文课代表端着厚厚一叠作业本走了出去,她会不会发现班主任的尸体呢

  接下来是他最难熬的时候了,他期待又焦虑着,他的大脑在飞快地运转着,寻找着杀人时可能的破绽。幸好,一切都天衣无缝。

  除了那个令人不安的梦和跑道上的古怪人影。

  语文课代表很快就回来了,她同时捎回来了一个消息:请班长、副班长和学习委员去班主任房间一趟。

  陈小坤的身体霎时软了下来。

  原来,班主任真的没有死。

  陈小坤感到困惑的是:班主任明明知道昨天晚上是我敲了他一锤子,想置他于死地,可他为什么不来找我呢

  难道他想让这件事成为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

  四、他一直在跟着我

  陈小坤一整天都恍恍惚惚的,像是一个有恐高症的人飘浮在高空的云彩之上,思维如同死水一般堵塞了。

  吃了晚饭,张小强还有刘坚兵把他拉扯着往后山走,说是一起去水库游泳,陈小坤本来不想去,可后来突然想去看看自己扔在水库的锤子,也许能找到。

  他想,如果能找到那把锤子,说明自己昨天晚上那不是一个梦,而是真实的,那么,班主任也已经不是一个活人了,而是一个纸人。

  听老一辈的人说,纸人怕水,沾水纸就湿了,最后会烂掉;也怕火,一烧就没了。因此陈小坤想,去水库游泳,应该没多大的事,而且也不想让其他人看出他有心事。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纸人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