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数码资讯| 旅游资讯| 女性话题| 农业信息| 电脑资讯| 汽车资讯| 戏剧歌舞| 校园资讯| 故事会| 美食资讯| 综艺频道| 财经理财| 更多

逃离尸场之人尸相对

【发表时间:2020-06-29 20:06:40 来源:聊城网】

原本我们还是在小路上徘徊,可走着一下眼前居然很是不配合的起雾了,原本天就渐黑亮度微弱,我们什么照明工具都没带只能依靠这点亮度,虽然雾不是太浓重还能看脚下的路,但周围却像被白层包围住,看不到远处如何。

一片白茫茫的围绕。

这雾实在很诡异。

崇仁带着我小心试探的往前走,没多久,

慢慢的,我听到了几声低吼声。

“崇仁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我警觉的叫住林崇仁。

“没啊,是不是你听错了?”

林崇仁听了一会儿只听见动物的叫声,可能是我太紧张幻听了。

我们正小心摸索前进时,雾又慢慢散开了,月光的照射出来了,全是透彻皎洁的能看清周围。

我们不知道为何走出了小路来到了小树林里,相间的树木整齐的树立。

突然,我前面出现了几个凹凸不平的坟堆,显眼的不凌乱的分布,杂草丛生。

这样看见坟堆,我又受到了点小惊吓。

像是恐怖不安宁接踵而至,

一下子,低吼的声音就像从四面八方小声的传来。

“崇仁,这下你听见了吧!”声音缓缓的清晰在耳。

“嗯,别怕,看清楚是什么……”

我和崇仁背靠背警惕的不断向周围望着。

树叶此刻也伴随着恐怖而被风吹的嗖嗖响,不知道远处哪来一声动物的叫声,又是凄惨哀怨,眼前一只黑漆漆的鸟正扑动着翅膀飞踩在枝干上,弄的树叶更加跳动奏响,雾在停留一会儿后又缓缓散去,厚重的让人烦躁了一会儿后,慢慢的有身影出现在了这黑夜中。

“那些人来了!”

崇仁指着森林里,一两个穿着破烂血迹斑斑的“人”正瞄准方向的朝我们歪头转身的慢步前行过来。

他们脸部狰狞,有的血肉模糊,腐肉发臭,像是刚从坟墓堆爬出来一般。

“那,那里……”

我的喉咙如同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害怕的手都不由自主的颤抖。

林崇仁随着我指的方向望去,远处几个类似穿着古老服饰的人正挺直身躯的一步步向我们这边规律的跳动,他们看到我们欲望的张了张尖牙,见到猎物般的迫不及待。

一个就让我害怕了,眼见四面八方不断袭来几个,我的心里承受要塌了,不管你是什么尸,反正我今天是出不去了。

“崇仁,现在怎么办……”

面对他们的不断靠近,我已经绝望了,前后左右都是各种各样的尸体,他们已然把我们围成了圈般的袭来。

“拼了……”

崇仁用力扪下一根粗树枝,把我护在身后,面对靠近的那些”人”就打,可是越来越多涌来的尸人,寡不敌众。

突然一个丧尸抓住我手臂对着我手臂就要咬,我吓得叫起来,崇仁一脚踢开他,还没缓和反应过来,又一个僵尸手伸过来立马扣住了我手臂,我盯着他靠近的脸,吓得拼命动弹,可他力气却大的惊人,我用尽力气的反抗显得无济于事,眼见僵尸向前附身的两颗尖牙就要咬到我了,崇仁一个回旋用力用脚踢开他把我扣在他怀里护着我,我们知道自己力量微弱是肯定完蛋了。

崇仁也没办法了,纵使他在厉害也抵不过不是人的东西,我们手无其他,根本不知道怎样降服他们。

崇仁只得背对着那些尸人,我则被他抱着压在身下,他安慰着我“别怕,就当梦一场吧……”我的身体忍不住在瑟瑟发抖……

我也很想这一切是场梦,听见他们对食物欲望的低吼,想着那么多的尸人,我再也控制不住的经历的难过的掉下了眼泪,才短短几天不到,就像过了大半个世纪,如果不来,我们是不是就不会出事,茵惠义明也不会离开,思绪后悔如同潮水般在危险临头涌出,我绝望的闭上了眼等待死亡的来临……

可是一会儿后,我们好像没事,突然有一股力量推开了他们……

等我们稍微反应过来后,定晴一看,居然看到了李茵惠和刘义明!

我和林崇仁简直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他们正在替我们赶走那些尸人,只是我看见他们的身体竟然是半透明的。

“茵惠义明,你们怎么会在这,你们这是……”

“崇仁,我们已经死了,都怪我要来这里,义明他不愿被猫毒控制所以他自杀了…我们现在就帮你们出去,你们要好好活着啊…”

李茵惠说着话,突然一道闪亮的光束刺过来,我就失去了知觉。

“姑娘,姑娘?醒醒啊?”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有人在摇动着我的手臂。

睁开眼,就看到一个六旬老者在看着我。

我虚弱的站起来,发现我刚躺在路边,头好痛,像是睡了一觉一样。我忙看向旁边的崇仁,他也正才懵的被老者摇醒来。

天空还是这么蓝,像是刚到中午,我们现在位于开始来的水泥路边,:”我记得刚才还是晚上啊……”

我有点摸不清,怎么到的这里?

“什么晚上?姑娘,我路过就看到你们两躺在这边,这车来来往往的,多不安全。”

我仔细望了望周围,路还是我来的那条,环境也没差,只是前面一直是笔直的水泥路通向工业区,根本没有泥土那样的烂路。

“爷爷,这附近是不是有个大型的进越农场?怎么没看到?”

我刚想问,崇仁就先问了老人。

老人听了,脸色一变,“你怎么知道那个农场?”

“我们还进…”

我话还没说完,林崇仁就捂住我嘴让我不要说了。

老人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那个农场很久以前就消失了,农场里不知道因为什么一些人得了传染病,因为互相接触,这么传染,当时人们医护防范意识和医学科技又不高,所以农场里大多数人都毙命了…只有少数人离开的没事…”

我和崇仁听了,都不可思议的互相对望了一眼,不管什么缘由,只是我知道,茵惠和义明再也不在我们身边了。

(完)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