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数码资讯| 旅游资讯| 女性话题| 农业信息| 电脑资讯| 汽车资讯| 戏剧歌舞| 校园资讯| 故事会| 美食资讯| 综艺频道| 财经理财| 更多

阴阳叮当

【发表时间:2020-06-27 20:04:20 来源:聊城网】

窗外如此的静,冷的让人窒息,墨梅一个人坐在屋子中独自赏着窗外的圆月。“诶!父亲已经失踪十年多了,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在这时“铛~铛~铛~”一阵敲门声想起“谁啊?”师妹你睡了么?我是你师兄啊!墨梅起身将门打开!“兰天师兄,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师妹,师傅叫我告诉你一声,明天是祖师爷的忌日让你准备一下明日早些起来,好了师妹就这些事情,你早点休息吧,明天早上我会来叫你的!”

兰天走后墨梅走回窗台前“瞧我这记性,怎么会把祖师爷的忌日给忘了呢?看来明天真的要要在祖师爷的灵像旁好好忏悔一下了!”

一夜过去,第二天一早墨梅走上大殿,大殿之中早就被打扫的一尘不染,净尘道人在一旁给祖师上香“师妹你来了?怎么记得这么早啊?难道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么?”“师兄,今天不同往日么?你和师傅都起来了,我要是再偷睡师傅可真要生气了!”墨梅一边说,一边还偷偷用手指着净尘道人。

净尘道人看二人来了之后对二人说道,“今日事祖师爷的忌日,我们要在祖师爷的灵像旁三跪九叩,以表达我们队祖师爷最隆重的敬意!”

墨梅皱了一下眉头“都什么年代了还兴这个真是师命难为啊!”

净尘道人就站在石像旁对着石像左扭扭,右扭扭丝毫没有跪拜的意思!“这是怎么了?师傅怎么会这样?”墨梅问道“不要管那么多!师傅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说完兰天就学着净尘道人的样子——金鸡独立式站着,过了一会净尘道人才支支吾吾的说了几个字,快扶我一下,我腰扭到了!

“啊?”墨梅跑到净尘道人的身边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的净尘道人“师傅你没事吧!”墨梅小心地问道“诶人老了越来越不中用了墨梅你送我回房间吧,兰天你给祖师爷上三炷香,然后用柚子水给祖师爷擦擦法身,千万不可懈怠,一会我要来检查你的劳动成果,要是擦不好,我可要罚你!”

墨梅与净尘道人走后兰天拿着手上的毛巾上台前去擦拭祖师爷的法身。“诶这是什么?”兰天拿起一个盒子读着上面的内容“阴阳叮当性格喜怒无常、喜美色,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但凡我门下弟子见到此物切不可放出否则否过不堪设想!纳米阿萨楛念此咒语自动解封!”

“啊?什么?”一声尖叫过后,墨梅与净尘道人走入大殿之中,只见蓝天在那抱着脚坐在地上双眼露出恐惧之色!

“怎么了?”净尘道人看着蓝天关切的问道。

“阴阳叮当!他跑出去了!”

净尘道人这才注意蓝天脚下的盒子!“怎么会这样?你看到阴阳叮当是什么样子了么?”“一…一身浅蓝色的寿衣,头戴白色的寿帽,苍白色的脸,脸上还有两个红色的东西!”墨梅笑了,“我说师兄啊,你说的不是寿材店的的纸人么?你要是想吓人,你就找个好点的东西啊!为什么要找这个样子的啊?”

兰天见墨梅不相信,而净尘道人站在一旁好像在思索着什么“我说的是真的啊!你们为什么不相信我!”

墨梅看着兰天的样子,我说“师兄,你演的还真像,你上山学道真是可惜了,你要是在外面搭个棚子演戏,我看没准真能红上一把。”这时站在一旁的净尘道人开口了“他说的是真的!所谓阴阳叮铛就是寿材点的纸人它们白天吸收阳气,夜晚吸收寿材店理的阴气天长地久才形成了阴阳叮当!再加上阴阳叮当本来就稀少,没有什么人消灭过他们只能将他们封印,而且这毕生只能将他们封印一次!当年….”

看着净尘道人在哪里默默的说着,难道自己真的闯了大祸!

“师..师傅那现在我们要怎么办啊!真的没有办法了么?”蓝天一脸委屈地说!“诶~是到浴巾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还能有什么办法?!为师对那个东西也没有太深入的研究!”

次日,小镇发生一起奸杀案,警察署的李署长在勘察完现场之后露出了迷茫的神色“太奇怪了,现场一点痕迹都没有,死者的房屋一点打斗的痕迹都没有,尤其是——死者的双眼是睁开的,很明显死者是被吓死的!”

“署长,死者年龄大概在30左右岁,身无明显伤痕,只是死者明享有被侵犯过的痕迹,而且是被吓死的!”

“死者有没有什么疾病,”李署长问道

“没有。”仵作很干脆的回答

“那就奇怪了!门锁四周没有被撬开的痕迹,死者没有疾病却被吓死!看来只有一种可能!!!”“什么可能啊!”站在一旁的小兵非常激动着说着!“凶手并非常人!”小兵一脸失望的表情心中嘀咕“这不是跟没说一样么?”

“走吧尸体抬回去,我们回去好好研究一下。”

夜晚李署长并没有休息,“不可能,他家里人说昨天一夜平安无事,可是为什么死者被侵犯的时候没有一丁点声音,熟人作案?仇杀?…..诶!看来这件事又要成为一桩悬案了!”

兰天在屋子里左右徘徊,他知道自己闯了多大的祸!

第二日一早小镇再次发生一起奸杀案,死者的死法与上一位死者相同也是强奸之后被活活吓死现场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李署长听到这个消息肺都要气炸了“太狂了,太狂了!犯一次案还不够,一连犯了两次案给我通知下去今晚谁也别下班都给我巡逻去!”

夜晚一众士兵加紧巡逻,知道天空泛起了鱼肚白“怎么样?没事吧!”

“报告署长一夜无事”可就在署长露出得意的笑声的时候又过来一名警察他传来的消息对署长来说可谓是晴天霹雳“什么?昨天派去的那些人死了一部分?查出死因没有?”

“告署长全部被一击致命!”

“什么一击致命?”“对!全都是在没有防范的过程中,一击致命!”

李署长坐下点了一颗烟“那奸杀案呢?发生了没有?”“这…这个…发生了两起”

“什么?两起!李署长将桌子扳倒大骂我养你们是干什么吃的?那么多人去巡逻,害死了一堆,罪犯罪犯没抓到,还在你们眼皮子底下犯罪,我看咱们都别干了,回家种地去吧!在这样下去,咱们都的玩完!”

“署长,现在弟兄们都在私下议论,说犯案的不是人是鬼!”李署长笑了“”都什么年代了还讲鬼神一说!”

“不过….走我们现在去清风山,听说那里有个道士挺有本事的,我们去他那里看看吧!”李署长冷笑!

净尘道人正在道观里看着书,突然听兰天说有到访!

“不知李署长来寒舍有何见教啊?”净尘道人没有客气,直截了当的问起。“道长有所不知啊!这两天我们镇子里常常发生奸杀案,而且毫无痕迹所查,昨夜我们派出去巡逻的弟兄又都莫名其妙的死了,他们手上可都有枪,那么多人死了,有没有什么痕迹,所以兄弟怀疑是鬼怪作案,所以….”

李署长说完就在那盯着净尘道人,“咳咳,李署长急于破案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可是现在国泰民安的哪里来的这么多鬼啊!再说小老儿自在惯了对抓鬼的手段么也有些生疏了,李署长还是另谋高就吧!小老儿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难道净尘道长真的想袖手旁观么?如果您不管那小镇上还有发生多少起奸杀案,还要有多少女子这么无辜的死去,您要是不管就间接成了杀人凶手,帮助那鬼怪了!”这时在一旁端茶水过来的兰天听到李署长的话,手一抖犟茶水洒在地上,还下意识的说了一句阴阳叮当!

“这…道长他说什么?什么阴阳叮当”净尘道人起身扶起了兰天,“诶,老了什么事情想管管不了,不想管,事情还偏偏发生了,走吧!兰天叫上墨梅咱们一起下山,去会会那个所谓的阴阳叮当吧!”

净尘道人他们下山的时候正是夜晚,回到警察署净尘道人要干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查看那些警察的尸体看看有什么蛛丝马迹可寻!“尘道长可有什么发现!”

净尘道人伤心的摇了摇头,“没有这孽畜果然厉害,击中要害没有丝毫的偏差,正常人没个几年工夫还真是很难做到!”

第二天全镇炸开了锅,因为昨天一晚全镇的被奸杀的少女足有五人之多净尘道人走入屋子中看了看死者,检查了一下屋子并没有什么发现,无一例外全部被吓死,而且没有一点痕迹!只是在每间屋子的地下都有一点纸灰。

李署长说:“道长,我们必须要像一些办法了,在这样下去群众会引起恐慌的,到时候…”净尘道人在哪思考着对李署长说:“今夜你将所有的女子都放到警察局去,哪里有我布置的阵法,阴阳叮当应该不敢前去,让兰天办成女子的样子,引诱阴阳叮当,然后我们在把它拿下!”李署长说“真是好办法咱们这就去办、”夜晚兰天穿着女子的装束躺在床上!慢慢的一丝困意袭倦上来!李署长在外面焦急的等待,“净尘道长不会出什么事情吧,你徒弟行不行啊!”

“没事,等等吧,他是个男人阴阳叮当不会感兴趣的!”

过了一会只听见“啊”一声,净尘道长便冲进房间去,什么?兰天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师傅,那阴阳叮当不是物啊,连男的都不放过”哈哈哈李署长对兰天说看你涂的,这样,别说是鬼了,就算是我看见了,也会浮想联翩啊!

净尘道人问兰天“你真的看见阴阳叮当了?”“看见了,还是上回那个模样一点都没有变”兰天一连委屈的说。

再回去的路上净尘道人拍了一下兰天的肩膀,兰天过头净尘道人就已经消失在原地,前往警察局的方向了!

“师傅怎么样了,抓到阴阳叮当没有啊”净尘道人默不出声,独自走回房间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